温馨提示
确定要将该版块隐藏吗?你可以在“栏目设置”中将其恢复。
温馨提示
添加关注成功!
你可以去个人中心查看你关注的人与关注你的人
 
温馨提示
确定要移除此人吗?移除后,此人将不在你的列表中显示,也不能接收你的动态。
 
温馨提示
是否要取消关注?
 

请输入登录信息  

博主
姓名:太阳醉了
单位:城市民工
职位:广州土著
访问人数:4553876
博客等级:
搜房网币:
博主公告
    太阳摇晃着坠下,是醉了还是累了?人们感受着它的温暖,但没有人会在意它的孤单。。。。
我的文档
日历
最近访客
我最新关注的人
博文
   

心空空的,不是没事干,而是不想干。

以往睡得最甜的午睡也睡不着了,耳里全是从窗逢钻入的嬉戏声。我知道那声音来自边上写字楼前的小广场,每到午睡时总有一群老少大姐在玩闹。看不到她们的笑脸,但我能想像到冬日阳光下那种洋溢着温暖的快乐,一如风中摇戈漫舞的向日葵。噢,为什么以前那么讨厌她们?嘈闹原来也是可以吸引人的。

我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笑过了,很久了。。。

阅读 (1216)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一直以为经历是一种财富,某一天回头看看却发现那些曾经的经历正在稀释着现在的激情,不期然中便开始认真审视当下生活。于是,我发现自己原来一直在习惯着不该习惯的习惯,执着着不该执着的执着,然后,然后便是那些看似早已轻了淡了的无奈重行笼罩心头。

一次次以“淡定点”安慰着自己,然而都失败了失败了。是的,都失败了,因为最终还是相信没有人真能“淡定”一切。想像一下吧,重病而没有救命钱时心还能淡定吗?三餐不保还能波澜不惊?孤苦无助中旁人却挽手甜蜜入睡你眼睛还能淡然无泪?

谎言或许可以骗到任何人但绝骗不了自己,无论承不承认,现实生活是——人,无法随心所欲地活着。

突然明白那些如海子般充满激情并且执着守候自己梦想的诗人为什么会选择以极其残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他们是以最夺目的绚丽给苟活于世俗的眼球展现追求的勇气。

佩服海子们的勇气,但经历同样告诉我每一个人终归都能破除现实枷锁,区别不过是追得急与走得

...
阅读 (1892)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车祸国庆 (2013/10/9 15:58:01)[发送到微博]
 

七天都窝家里,不是不想动而是了一出广州车就给追了尾。想想真的好冤,为避开车流我很良民地响应号召国庆后才出门,可还没来得及体会免交路费的快感,车出收费站不到二公里突然发现前面开着的几辆车居然停了下来。奶奶个熊,这是高速公路!一群傻B!!

不刹车就会撞上,不容多想我也只能踩下刹车。车轻易刹停了,离前面的宝马大约一米多,然后眼睁睁看着倒后镜里那辆紧跟的大众直撞上来,叭一声震动直把我的车往前被推到差点贴上宝马。

我大声喝令LP不要动,高速公路停车跟找死无异,我在等后面还有没有车撞上来。片刻没了动静我们才下车,这一看立即无语,车屁股被撞进去一个“∧”型,大众车头的LOGO居然在我尾杠清晰地印上了一个“W”。

妈的,这撞击绝对有100公里时速!这是一只猪在开车!!那猪显然也慌了手脚,居然问我前面开走的宝马车牌号。真他妈的有病,你撞我都没碰着他人家,人家不走等着撞?这是高速公路!

顾不上他一嘴屁话赶紧让下车的人先站上隔离带,然后让那猪头赶快把警示牌放车后。没办法,我的车尾箱盖变形卡死了,我想拿也拿不出

...
阅读 (1270)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记梦 (2013/9/29 11:44:41)[发送到微博]
 

35分钟噢,或许是因为连续剧烈运动吧,昨儿大白天居然酣睡了两小时,完全没有梦,有的只是淋漓畅快。。。幸福其实很简单,于我而言就是躺下能睡。

晚上却又如故,人在床上脑子里却像走马灯似的闪过许多莫名其妙的零碎场景,扰得人无法安睡,早上起来后只记得其中一个较长的情节——

在一个类似白宫的圆顶老建筑上班,办公室门外是一条环形走廊,靠办公室一边的走廊墙壁上开着一隔一隔供人放提包放东西的格子,奇怪的是居然有人连小BB也放在那,一个个睡得可香了。我没带小孩,可下班走的时候却去那找自己小孩,发现孩了脸色不对,人就急了,旁人赶过来一看,指着名字说,顾**,这不是你的孩子啊,一身冷汗。。。于是,梦醒人醒。

 

很久没为自己写些什么了,不是不想,是太忙了,工作中的事一件比一件难处理,压力特大,以致从北京旅游回来快一个多月也还是没能睡好。非常理解失眠人士的痛苦,睡不着、睡不好真的很难受很难受。

伯父走了快两个月了,但在这五十多天的睡梦里,发现这事不仅对爸影响大,对自己的影响也难以估量。梦中,眼前时常会泛起焚化炉前的一幕幕,不冷也不黑也不宽但很长的走道里,没有眼泪,没有花圈,也没有撕心裂肺的哭嚎,只有被透明玻璃隔成一半的走道,还有玻璃墙后那一副副方正的,涂了色彩的,大小不一的沉默棺木,还有,还有那扇会自动开合,悄无声息中一个不剩吞噬轮候盒子的钢门。。。

从感情上说,我对奶奶的感情更深,可奶奶的离去也没能让我如此纠结,那为什么此刻却是这般的挥洒不去萦绕梦中?那些印记想告诉我什么?是因为自己老了,感悟不再只是白天的灿烂?

好吧,既然总是睡不好那就让我尽可能把梦中的人和事记下来。不过真的挺难,前晚梦不少,起床前潜意识里就先梳理一下以为能记下,不曾想撒泡尿回来却怎么都记不起梦的内容,那个气呀。吸取教训,今儿早上起床死憋着不上

...
阅读 (3307)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苦苦与癌痛抗争了一年多的伯父还是走了,当我意识到再也见不到那熟悉笑脸时,悲伤自心中的裂缝逐渐渗出,不安地望向老爸,白炽灯下,那张脸越加苍老呆滞,混浊的老眼充满血丝,空空眼神茫然落在阳台外幽幽夜空。

爸。。。我叫了一声便不知怎么说下去了,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老爸对伯父的感情,此时任何的安慰都是徒劳,我徒劳地追逐着老爸停留虚空的目光,那里什么也没有却似乎又有着什么,是伯父缕缕的不舍?心中的悲伤终淹没全身,伯父,您就不能走慢一点让我们再见一面?

扔下一桌饭菜匆匆赶往佛山伯父家。遗像前香烛缭绕,我默默引燃进门香,但还没容把香插好,眼泪便不争气地翻滚而下。突然间觉得自己真的也老了,老得眼窝越来越浅,那伯父呢,81了,他当年的老是否也从眼泪开始?再也得不到他的答案了,此刻他已安静地走进了那黑像框里,从此不用晚晚再疼,从此再无牵挂,从此可以安睡入眠。

往事的闸门在婆娑的泪影中打开。我的童年记忆很模糊,能记得住的事不多,但在伯父家生活的片段却是印相深刻。那时我四岁,因为爹经常出差,妈一个人无法照顾我们兄妹俩只能把大一点的我寄

...
阅读 (4220) | 评论 (1)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恶法恶果 (2013/7/24 10:07:43)[发送到微博]

打开QQ第一时间就弹出 “广西东兴市一男子持砍柴刀闯入东兴市计 生局,当场行凶致2 死4伤。。。。”,看罢新闻再看众多评论不禁无限感慨——几乎一边倒说杀得好,还该多杀几个。。。人心向背,天地昭昭。

愤怒的表达方式有很多种,行凶杀人显然是其中之一,当然这也是最不人道,最野蛮最应该受到谴责和惩罚的行为。但是这则新闻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读者同情凶手,赢得众口一词的认同?

如果一个政 府仅关注违 法杀人的表像而忽略了其动机,无视深层次的社 会原因,那么这一愤怒而错误的表达方式还将会在更多的地方继续上演。

不要以为良民都是天生白痴,更不要以为若干只毫无代表性的手举了,加了个橡皮图章“计生”就真成“法”了,在广大良民心目,“法”还有个认同度,须知道法理不外人情,没有人情的法必然就是恶法。

试想一下吧,我生育为何要别人来计划?我又怀孕为何要别人“计划”去流产?!这什么狗血逻辑,根本就是不通人性,侵犯人权。在任何情况下,生命都是平等的。在生命面前,禁制人的自然生产,强制流产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可以毫不犹豫地加上一个标签——无

...
阅读 (4432)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早闻小升初竞争惨烈,心里也早有准备,但全程陪考所经历的煎熬还是大出我意外。当一切似乎尘埃落定时,瞬间轻松的心却又一下灌满了沉重,那是恨,对教育乱象的恨,恨得咬牙切齿无以复加!

为了这一考,女儿

——七年前开始学习绘画、舞蹈,砸了二万余元!

——六年前开始学习钢琴,一年考一级,砸了八万四!

——两年前开始“一对一”辅导,砸了四万三,历经了无数模拟考与比赛!

现在,影响女儿命运的第一场考试终于来了,我们又都经历了怎么样的蹂躏?

考前三个月,费尽心血精挑了二十五家学校,休息日便驱车四处查探,可因今年又逢狗屁新 政,所有择校考试都改成小学毕业试后,于是同处竞争状态的民校考试时间便都变得扑索迷离,让家长无所适从。为保万一,我只能广撒网四处报名,一共报了十五家,当中搜集资料,跑学校的苦涩不足以为人道,唯身为父母,同历此境方能体味其万一。

考前两周,圈定赴考四家学校后提前一周处理掉手头工作,顶着老板的青脸要假陪考。妈的,青脸又如何?离了老子公司照转,咱女儿

...
阅读 (6892) | 评论 (9)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看了则新闻,说警 察母女被当成妓 女误抓了。。。即时想起一个命题,警 察不能当妓 女?警 察不能被误抓?既然人 民高 官都可以变成贪 官,那么警 察 当妓 女,警 察被误抓的命题就不是伪命题。
 
既然命题成立,那么这就应该是件很正常的事情,按正常程序处理就成了,但为何却成了新闻热点?
 
不该成为新闻热点的成了新闻热点,才是值得深思的问题,是我们的社会出问题了还是我们的认知出问题了?
阅读 (1587)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锻炼跑步了一年多,体重降下了,血糖也合格便没再放心上,不曾想这几天突然超标了,人又变得神经兮兮的忐忑。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很讨厌应酬,不仅仅是因为喝酒,还因为占用了我的运动时间, 有时候我都恨不得一小时能分开用。今晚又是应酬,推了半个小时,推得对方干脆直接上来磨。最后答应下来了,心里却是很不舒服,这么样的勉强有意思吗?
 

血糖迈着缓慢而坚定的脚步一点点往高爬,今早干脆一下窜过了警戒线。望着冰冷的数字,一股大势快去的悲情逐渐弥漫。想起前两天在电话中跟顶头上司的咆哮,想起拍着桌子怒斥犯众怒的女处长,那霸道凌人的气势瞬间掠取一众手下敬畏敬佩的眼光,可有谁知道他们的头不过是因为血糖窜高的绝望?

床上的女儿瞪着明亮乌黑的大眼轱辘辘追着她老爸转着,小嘴儿不时带着两个小酒窝绽开一片灿烂,那抹澄澈一如山涧玉沏,泊然里为她老爸那颗凡尘里黑了俗了累了的心浇上一勺清凉。迟早还是要走的,但不能绝望,因为希望还在,为了那抹灿烂依然如故,必须振奋起来,与命运斗与血糖争!

如果,精疲力竭那天真的到来,那就放下吧,不要回头不再张望那已然放下逝去的苦难与痛苦。。。如果那天真的到来,不要哭宝贝,你会继续长大,终有一天你会明白,明白那颗爱你的心。

 

阅读 (1359) | 评论 (2)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天天要写大文章,连续半个月弄得头昏眼花,自个花园却荒了。今儿终可喘口气才想起也该为自己园子浇浇水码码字了。

昨晚无聊拿着遥控器猛按,屏幕中突然蹦出一张极其熟悉的脸。哈,老猪!这张脸在我长长的求学路上有四年几乎天天对着,不成想当初那个吃点海鲜就起红点的小猪G居然成了卫视的主持人。

小猪G明显胖了老了但更见沉稳,眼镜片后的那双眸依然透着熟悉的自信,伴随着上下翻飞的厚嘴唇,一串串字正腔圆的国标倾泻而出。这小子真厉害,当年可是连白话也带着土腔。

他确实有耍嘴皮子讨生活的天赋,记得当年89上街集体散步,这活宝就拿出一个粗笔筒扮记者随机采访,那一本正经的模样还真像那么回事,一位兄台很悲摧地抢过那个话筒神情激昂地放了一通屁,直把一旁的我们全乐翻了。想想当初兄弟们上街纯粹凑热闹,当然那也有免费牛奶和面包的功劳,至于想法,嘿,门都没摸到。

小猪G个子不高可胆子不小,班花比他高半个头都没怵过,一下课就

...
阅读 (1606) | 评论 (1)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生命之殇 (2013/5/15 11:27:34)[发送到微博]

吃早餐的时候,老妈犹犹豫豫地告诉我伯父的病又重,已经虚弱到连说话也没了力气,在电话里听似乎只有出气的份。。。一个月前我才去探过伯父,当时精神还不错,也还能在厅里走走,怎么突然间就发展得这么快。不管情不情愿,我知道伯父已经时日无多了,那是个可爱有趣的老人啊。

黯然,默然,还能说什么呢?生死从来相连,没有人可以逃避,也没有人能替换。面对即将远去的亲人,我们能做的就就是更好的陪护他,默默地祝愿他少受点病痛的折磨,那真的都是感同身受的痛啊。

随着年龄渐大,直面生死的机会就越多,这是种无从选择的际遇,每一次对我来说都是一种折磨一种煎熬一种认识一种洗礼。

记忆里头一次认识死亡是外公的临终,那时他老人家已到了肝癌晚期。或许是因为担心吓着我吧,妈妈没让年幼的我进外公病房,好奇的我只能偷偷溜到门傍往里瞅,也就是那一眼,唯一的一眼,让我铭记终身,仿如昨事。

外公挺着大大的肚子在病床上呻吟着,当看到小外孙时他停止了呻吟声,手动了一下可最终没能抬起,他努力着想给外孙个笑容,但我眼中看到的只是一张完全被疼痛折磨得变了形的脸庞,而

...
阅读 (1425) | 评论 (3)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老婆:

结婚十年一直叫你小名,此刻这样称呼你真不习惯,但既然要把说的话变成文字,想想还是正统一点好。

不知道你昨晚睡得怎么样,我却很困,只眯了不到五个小时,现在对着电脑眼皮也重重的,只希望能躺下歇会。因为今天6点前就要送妈妈上医院看病,昨晚本想早点睡,不成想你居然为一丁点小事居然吃错药般开骂。以往我都会选择沉默,但这回你竟然当着你妈的面侮及我的自尊,还诅咒我妈,孰可忍孰不可忍,干脆放开了结结实实与你大吵一架,也让你妈看看她的女儿是如何做人老婆和媳妇的。

看到你吃惊的表情,然后是愤怒,然后担心。。。知道你担心的当然不是我,而是你妈妈。切肤之痛了?这感觉我多了去,你才第一次。尝一下吧,也感觉一下我日常的难受,也知道一下你有妈别人何尝没有?还想告诉你,女人可以不讲理,但不能恶毒!

对于我们婚姻,我从来没有过美好的梦想,从当初的选择到结婚,自己就一直处于一个矛盾、犹豫、尴尬的境地,可以说,最终的决定全因为你的眼泪,心太软了,真的太软了,软到了失去了理智。

尽管有了思想准备,但婚后的争执依然大出我

...
阅读 (2796) | 评论 (1)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办完报考手续准备回广州,一穿制服的人从校门追了出来敲开了我车窗,问是否可以顺路载她的朋友到路边。脑子短路了一下,对于我这个广州人而言,这社会早没了信任度,更无了安全感,慎言于陌生人已成为了日常的行为准则。现在,居然有人反常地提出搭便车?还是一MM? 

电光火石后,她那身黑白套裙让我重新接电,条件反射地呲开了牙,估计一定很灿烂,因为她的嘴裂得比原来更大了。能说不吗?老师啊,刚才就是她站在电脑旁指导的。老师是什么?除了人类灵魂工程师外,她还有另一个职称,玉罗刹,我敢跟自己较劲,但还真不敢让小孩跟他爹一块较劲,找死不是? 

可是,为什么要挑我?家长多了去,仅仅是因为我一个人?得,甭想了,载吧,这么斯文白净的小脸估计强盗概率极低啦,何况路不远,真不远。。。道了声谢她很优雅地下车了,望着倒后镜中的纤纤背影我很不君子,很不留恋地踩了一脚油门。 

记得以前不是这样的,头一次出差因为让出下铺结识了老人美丽

...
阅读 (2837) | 评论 (2)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首页  上一页   156789 1011121343   下一页  尾页
Copyright © 北京拓世宏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Beijing Tuo Shi Hong Ye Science&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