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确定要将该版块隐藏吗?你可以在“栏目设置”中将其恢复。
温馨提示
添加关注成功!
你可以去个人中心查看你关注的人与关注你的人
 
温馨提示
确定要移除此人吗?移除后,此人将不在你的列表中显示,也不能接收你的动态。
 
温馨提示
是否要取消关注?
 

请输入登录信息  

博主
姓名:太阳醉了
单位:城市民工
职位:广州土著
访问人数:4553857
博客等级:
搜房网币:
博主公告
    太阳摇晃着坠下,是醉了还是累了?人们感受着它的温暖,但没有人会在意它的孤单。。。。
我的文档
日历
最近访客
我最新关注的人
博文
纽约风掠 (2016/11/4 9:33:01)[发送到微博]
 

因为某些原因,很不情愿又去了一趟美国。之所以不情愿,是因为英语太烂,我讨厌那种又聋又哑废人一般的徬徨感。当然,这也与非游玩的心态有关,毕竟是去办事的。无论如何,既然漂洋过海去了就留下些字吧,也算是一种记忆。

这趟旅程一半时间在纽约,主要往来于法拉盛与曼哈顿之间。来往路上的折腾让我感受到两种极致——路面上的堵与路面下的快捷。不得不感叹曼哈顿的堵堪比广州,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地铁远比广州方便,可谓四通八达,更不会有挤死人的节奏。体验之下,我只能说如果真想在纽约节省点时间和费用,最好的选择就是地铁。但纽约地铁换乘有难度,反正绝对欺负我这种外来英盲人员,每次换乘都让我费尽周折,情比刘姥姥。

这里的地铁虽然发达,但很残旧,很多出入口、站台细小而破旧,以古董形容不为过。不少出入闸口搞得像防盗网一样,毫无美感,即便著名的7号线终点站法拉盛,乍看之下就像个地下室。总之,与广州地铁比,纽约地铁充其量只能称为地下火车,上去了就会在一晃一荡

...
阅读 (37621)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无奈 (2016/10/14 10:10:48)[发送到微博]
生活中很多时候总是被裹挟着做诸多选择,走自己不愿意走的路,而此刻又要被迫漂洋过海。。。从开始就磕磕碰碰,到现在依然烦事不断,忐忑不安的行程。
无论如何,倒计时开始了。。。
阅读 (131289) | 评论 (1)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每个落日黄昏
...
阅读 (27864) | 评论 (1) | 转载 (2) | 收藏 | 举报/意见
音乐无限 (2016/10/8 18:08:46)[发送到微博]
听了一个下午的音乐,三个多小时,也被感动了三个多小时。音乐真的没国界,感人至深,而最动人最震撼的就是清纯的童声,泪缐总是在天籟升起之际瞬间失控。。。音乐,是内心最独特的语言,当用心唱了演绎了表达了,就能打开好多个心,感受到澎湃的力量、信念和爱!
阅读 (2148)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曾几何时,总喜欢拖着箱子到处走走,看看这世界有多大多美,那段时光走过了大半中国,也漂洋过海欣赏了异域的太阳月亮。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忽然厌倦了这种貌似自由的闲逛,于是停下来四处张望,却发现心更痛了,原来世界虽大却无处不荒凉。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摇头苦笑。有多少人知晓海子又是如何寻找那花开圣地?别傻了,与其品信疯一般的美梦,不如于荒凉中点一把篝火。或许,这还能成就自己的温暖与别人的希望。
不晃了,生活,静好。
阅读 (3214) | 评论 (1)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人生来注定孤独终老,但每个人都从没停止过追寻终老路上的陪伴者,这种不懈的追求与其说是观念、信仰,不如说是生物的本性,所有道德操守在这种本能面前都不过是虚伪粉饰。当人沦落到极致,又或拥有足够多的财富权力,道德更可随意践踏而不用顾虑代价。所以,人性面前从来就不会有真正的道德高地,如果你相信有,那只能证明缺乏
...
阅读 (84439)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朋友分享慕容晓晓的《眼泪不值钱》,未听人便陷于默然。记忆中,成年后哭过四次,两次为逝去的长辈,两次却是为她,一次暗泣,一次是不能自制的嚎啕大哭。无法确认眼泪是否值钱,但我肯定眼泪确实无从改变现实,不管是对逝者还是对活在当下的人和事。

眼泪是什么?不过是种弱酸透明无色液体,含有少量无机盐、蛋白质、溶菌酶的水物质,仅此而已,然而,人们却赋于眼泪无比的含义,特别是男人,视之为耻辱软弱。我也不能免俗,然而确实哭了,而且是瞬间被背叛的女人击溃。

我的泪谈不上滔滔江水却也足以让自己暗惊男人居然可以哭成这样,真的是大扫爷们脸面让男人蒙羞。可是,真有那个爷们能忍受那一刻钻心的痛吗?他真的爱过?恨过?痛过?!

曾毫无顾忌地耻笑过堂吉诃德,而那一刻发现自己就是那个拿着长矛冲向风车的爷们。可笑吗,可笑!傻吗,特傻!可这就是人类最无解的情感信仰,

...
阅读 (10396)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如果结果不重要,那就享受过程,哪怕经历漫长的等待。。。等待什么?等待乍起的风掀起那片不再飞舞的花瓣,等待拾起后埋葬的悲戚。。。秋临,伤感的季节!
...
阅读 (48009)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雨下个不停,于是在特定的日子里还是走到了户外。同样的时点、同样的古港,甚至同样的伞下,却有了另类的对话。

“物是人非,百感交集?”

“何以见得?”

“因为沉默。”

直接投以鄙视的眼光,懒得回答。

“说对了?爱的回忆。”挑衅继续。

很认真打量面前的脸,青春就是好,昏暗阳光打在脸上依然还能折射出灿然雪白。不过那又如何?此刻不提我已不记得有多久没想了,如此谈“爱”真是一种亵渎。

...
阅读 (63509) | 评论 (2)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摆渡 (2016/9/7 14:16:25)[发送到微博]
一生人中,总会遇到许多渡口,或被人摆渡,又或摆渡了别人,无论哪种角色,都共同拥有了彼此一段或长或短的时光,有时会很痛很痛,有时会很恨很恨,然而上岸了回头了,会发现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许多珍惜过的也都不曾见得被留下一丝记忆,而此刻,却真切到过了那船过无痕的地方!
阅读 (247537) | 评论 (1)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脆弱 (2016/9/5 13:06:08)[发送到微博]
除了奶奶离世,成年后就不曾掉过泪,但这两年走来,发现看个剧听个曲也会被感动得热泪盈眶,这与职业中越来越强硬的执着完全背道而驰。什么时候男人的泪变得如此廉价?!
 
讨厌这种连豆腐西施也不如的脆弱感觉!
阅读 (39050)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已经不止一次在隧道里见到他了,那个顶着一头蓬松乱发,脸带污垢的乞丐。饥饿的眼光穿过乱发透着一抹亮亮光芒,紧盯着每一张行人的脸,嘴里不断重复着:“请给我一块钱吧,让我吃个饭,谢谢”。

乞丐见过不少,对他印象深刻不是因为他同样有着一张犀利哥的脸,而是他低沉带有磁性的声音在空荡隧道中让人听着心酸难过。早就没有给钱乞丐的习惯了,麻木了吧,但此刻却催眠般再次掏出了钱包。

心颤的声音远远落在了身后,耳中却响起了另一个嗓音,如果,哪一天落魄了,谁会帮我,会有人伸以援手吗?
阅读 (61440)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不羡慕 (2016/8/30 11:27:12)[发送到微博]
 

娱八里一提王祖蓝必然会带上比他高出一个头的美才女李亚男。如此“高配”确属男人荣光,但“逆配”毕竟有悖世俗眼光,引致压力和好奇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也不曾免俗,未成年前就梦想过自己的女神——有着黄蓉般的美貌与智慧,婷婷玉立,风姿绰约。但梦中我却始终不曾看清过她的样子,更没梦到过会比自己高,及至遇到成年后的第一位女友,那个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美丽女孩,梦中那张朦胧的脸才有点轮廓。

在女孩张扬的拉扯下,我迅速成长,从开始上街时的不安到后来漠视一切回头率。为什么要不安?无论多高多美,女人就是女人,都是水造的,男人站直了,再矮也是天!感恩第一任女友,她让我相信,自信与海拔无关,更不应将男人的自信建立在身高上。

自那以后,生命中的女人无一不拥有一对大长腿,而这些高挑女孩也用她们的付出诉说一个真理,无论男人多自信多包容,也无论女人多美丽多贤惠,都绝不可能成为永恒爱情的保鲜袋,只有

...
阅读 (4581) | 评论 (1)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下雨了,夜被长长的闪电拉开一道道口子,是想让人们看看黑的背后?
曾一度迷信睹物思人,因为一下雨就会想到那把拐杖雨伞,就会想起远去的奶奶,就会想到的27年前送给她老人家时的情景,老太太一脸灿烂然后疑惑地问,奶奶需要它吗?事实这把拐杖至少买早七年,想起就愧疚。奶奶,您在天上还好吗?那里有雨吗?

同样是雨天,同样提起那把拐杖的伞,某人一脸不屑,东西就是东西,用就是了,干嘛要想它的来历?后来的事实证明人家确实干的比说的更干脆,不见丝毫心理负担。从此,很是鄙视自己的感性。是的,干嘛要睹物思人?干嘛?!

或许,冷才是这世界的本色,否则何以流芳传颂的名著,述说的都是悲的泪?
阅读 (2543)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成人童话 (2016/8/26 9:00:56)[发送到微博]
不喜欢喝酒,但一直希望能真正醉一次,总感觉真醉了就能让时间走的快点或是慢些,然后在忽快忽慢的晃荡中感受着活在别人故事中的阳光,或者别人活在自己故事里的风尘,可每一次情愿或不情愿的尝试总是以难过终了,于是把酒当歌便永远定格成与自己没有一丝关系的童话。。。
 
不遗憾不会喝酒,但很失望从来没有走进过那成人的童话!
阅读 (46670)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首页  上一页   12345 678943   下一页  尾页
Copyright © 北京拓世宏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Beijing Tuo Shi Hong Ye Science&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