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确定要将该版块隐藏吗?你可以在“栏目设置”中将其恢复。
温馨提示
添加关注成功!
你可以去个人中心查看你关注的人与关注你的人
 
温馨提示
确定要移除此人吗?移除后,此人将不在你的列表中显示,也不能接收你的动态。
 
温馨提示
是否要取消关注?
 

请输入登录信息  

博主
访问人数:977921
博客等级:
搜房网币:
我的圈子
我的文档
最近访客
关注博客发文动态
博文
8月30号晚上十点回到家,31号上班,9月1号休息一天。2号再上班时,我在院子里等桥领导,见到他后说:“3、5、7、9、11号五天我偿还借的班儿,2、4、6、8、10、12号六天是我自己的班,要连续上11天班。为避免过度疲劳早晨起晚了造成迟到,让公司来人把考勤机时间调准了吧”。桥领导说“那几天不用还了”。俗话说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短,沾了这五个班儿的便宜还怎么好意思同公司、集团腐败势力斗争。我说“必须还”。看我态度坚决,桥领导就说“行,我跟公司说一声。”到了11点多公司还没来人,我就想:十天后再校正时间就没有意义了。为了逼迫桥领导认真对待这件事,我在院子里见到桥领导时对他说“北京知道考勤机时钟跑快这件事”。桥领导两眼紧紧地盯着我,他期待的眼神催促着我继续往下说。“后边说的事都是我瞎猜啊!七月份开始上隔日勤后,我不了解北京是通过什么渠道知道的,他们认为我早退。北京通过上级发指示让吴领导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吴领导查过之后上报:老陈是按照考勤机的时间6点下班,考勤机跑快了二十分钟。下班按照跑快的时间,那上班是按什么时间!北京要求继续查。吴领导查过后上报:也是按照考勤机的时间,上8点老陈7点...
8月7日下午在单位,看到吴领导在院子里干活我就凑过去对他说:前天下班后七点多正在看新闻联播,我外甥女来电话说“ 舅舅你去香港干嘛?那儿现在这么乱!”。吴领导接口说“你去了不是找死”!我说“不是去香港,想去东北旅游。”过去三年我四次去香港旅游,前几天我又开始研究香港基本法,这种情况下产生误解是情理之中的事,当天下班到家我在博客发表了“放行吧”,作了简单明确的解释。9日上班后我又找桥领导说:已经解释了,不去香港。是不是麻烦你再问一问公司。”“倒八个班儿歇半个多月,时间太长了。要是十来天我给你问问。”与七号完全拒绝不同,桥领导的口气变得有商量余地了。我说“行,那我就倒五个班儿,21号到29号,31号开始上班。”当天无解,11日工休日桥领导歇班。13日早晨七点半刚到单位,正在擦桌子桥领导从我门前走过,几乎在我问“怎么样?”的同时,他高声说了句“有好事儿”!******。无论怎样做出愉悦的音调和强挤笑颜,都不能装出五日早晨那发自内心喜悦和兴奋所带来的三官凤尾相!
8月5日,早晨七点半到单位后发现桥领导异常兴奋,只见他两个嘴角上翘、上下唇难于合拢,眉梢上扬眼角上挑、两眼闪烁着奇异的光,这表情明显的是强忍着不笑出来。我一看不妙,看来他已经知道七月底发生对我不利事件了。刚过八点,老徐、出租车司机就到了厂区,两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和难以掩饰的兴奋。老徐是个较深沉的人,心里有事一般不会写在脸上,今天他都露相了,我感觉到了严重性。在院子里我往西面溜达,眼睛余光发现桥领导屋里还有其他人;回来路过桥领导门口时我扭脸看了一眼,是个六十多岁的人;那人也看了我一眼,是疑惑的眼神。过了一会儿我去厕所出来时正碰到桥领导,我就随口说了句“怎么咑?庆祝庆祝!”桥领导想都没想就回答“庆祝庆祝!”他的语调亢奋。回到屋里我经过深入分析,就想:今天他们兴奋过度,别像梦广琦一样出现挑衅行为,出那种事多尴尬。得给桥领导浇点冷水,让他们脑袋降降温。想好后就到了桥领导那屋,我对桥领导说:“我想出去溜达溜达散散心。倒八个班,21号开始歇、9月6号开始恢复上班。你看是先加班还是旅游回来后再还班?麻烦你给安排一下。”桥领导看着我停顿了一下说:“这得上公司去批”,我说“行,你就受累报公司给我申请一下...
大约是去年六月厂区安装了指纹考勤机,从此,我每天上下班要捺指纹。到十一月份我才注意到,每天从家里出去挺早可到厂时已经八点二十八、九分了,这才想起来考勤机时钟跑快的事。进入十二月夜长昼短早晨凉,早起床是较困难的事,所以我就向桥领导反映“考勤机快了二十来分钟”,请求校准时间。桥领导说不知道密码,得让公司来人校正。几天不见校正我又说了一次,还不来人我也懒得提这事了。后来有一天桥领导对我说“王工一会儿过来查看档案,有事你自己跟他说”。当天校准了考勤机时钟的时间后,我向领导们说“考勤机每月快大约三分钟”。话说的不完整,但意思应当是清楚的:每月底或下月初下载考勤数据时,顺便把时钟跑快的时间给调回来。
大概是8月5号那天,老徐(已退休)来到厂区找桥领导玩儿。他来到我值班休息的屋子找东西,随口与我说了几句话。他说“老桥儿子那个单位,什么什么******的。他儿子单位也是燃气系统的。”老徐说的什么事我没往心里去,但是,“桥领导儿子也在燃气系统工作”这个信息在我心中留下印迹。父子同在一个系统、集团、公司工作,儿子如果没有高级专业知识、不具备精尖技术特别技能,这种情况,求职方与招聘单位达成一致意向订立劳动合同,概率极低。就这一年与桥领导接触的感受来看他的人品,“拉帮结派搞团伙挤压圈子以外的人、对上溜须拍马对下欺负损害”,这是他的品德本性。有时候桥领导儿子带着别人到厂区来,依外在形象看内在,觉得他不像拥有高知识掌握高技术具备精技能的人。粗略分析结论——父子同在燃气系统工作是利益交换产生的结果。具体桥领导用何种利益与“对招聘决定权”有影响力的人进行交换,我看桥领导除了“钱”,也不像拥有其他“可用于交换”的资源。
首页  
上一页  
1 2345678935   下一页  尾页
Copyright © 北京拓世宏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Beijing Tuo Shi Hong Ye Science&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