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确定要将该版块隐藏吗?你可以在“栏目设置”中将其恢复。
温馨提示
添加关注成功!
你可以去个人中心查看你关注的人与关注你的人
 
温馨提示
确定要移除此人吗?移除后,此人将不在你的列表中显示,也不能接收你的动态。
 
温馨提示
是否要取消关注?
 

请输入登录信息  

博主
姓名:君无戏言
单位:
职位:作字自缚
访问人数:55089892
博客等级:
搜房网币:
博主公告
    博主原创与收藏并举:除了自己涂鸦,记录海内外见闻,也如海边拾贝者,四处猎奇,贴近历史真相、厘清谜团,兼收并蓄,把博客作为自己的收藏夹;研究房地产趋势和投资;作为曾经的南京外国语学校家长和NYU Stern家长,关注中外教育动向,研究留学与趋势。
    传播正能量,为后来者照亮未来。
    博主原创文章都在“我思故我在”类别里;转发的文章,多数都注明作者或者出处;如有不当之处,请谅解!
    君无戏言在南京期待您的关注!想跟博主联系,请发邮件到732956600@qq。com
我的文档
日历
我最新关注的人
关注博客发文动态
音乐
正文
95年“寸铁未生”:连云港的“神经末梢”焦虑 (2018/10/8 22:20:04) [发送到微博]
澎湃新闻 2018-10-08

【编者按】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澎湃新闻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联合推出的“记录中国”特别报道项目第三期,走进首批14个沿海开放城市。

这些城市有的已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中流砥柱,有的则是经济发展的标志性城市,有的还在探寻进一步大发展的新路径。

澎湃新闻记者与高校学子们共同记录它们的历程,也是记录中国40年的发展。

今天刊发的是连云港故事。

记录中国①|95年“寸铁未生”:连云港的“神经末梢”焦虑

从花果山俯瞰连云港港。 澎湃新闻记者 马作鹏 图

西游胜境,山海连云。

《西游记》开篇有云:“海外有一国土,名曰傲来国。国近大海,海中有一座名山,唤为花果山……”

今天的江苏省连云港市就有一座“花果山”。

相传,孔子曾在此登山观海;秦始皇三巡海州(连云港旧称)立石阙作“秦东门”;吴承恩居花果山撰《西游记》;李汝珍搜集海州民间传说写下《镜花缘》……

连云港是古时中国著名的盐场之一,也是孙中山先生《建国方略》中提出应发展的港口。1984年4月,连云港与上海、天津、大连、广州等沿海港口城市一样,被国家列入首批沿海对外开放的14个城市之一。

起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2017年,连云港市GDP总量2630亿元,较上年增长7.5%,排名位列江苏省倒数第二。

如今,连云港的发展现状让江苏省内政策研究专家们着急了。

今年3月5日,中共江苏省委研究室内刊《动态研究与决策建议》刊发了万字长文《“百年密探”待破解—怎样才能把连云港搞上去的思考与调查》,将这座港城再次推向了如何发展的讨论中。

上述文章写道,“从经济总量看,在14个首批沿海开放城市中,连云港2017年经济总量仅高于河北秦皇岛和广西北海,居倒数第三位;在苏北五市中,连云港2010年经济总量高出宿迁129亿元,2017年仅超30亿,大有被宿迁赶超之势,事实上宿迁财政收入已超过连云港;与发展同样位于后列但稍强的淮安市相比,2010年连云港经济总量与其差距为195亿元,2017年差距达720亿元,差距越来越大。”

经济数字在这座滨海城市显得并不耀眼,但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连云港称号众多。

譬如“海、陆丝绸之路交汇点”、新亚欧大陆桥东桥头堡、中国首批沿海对外开放城市、中国重点海港城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和中西部最便捷出海口岸……

黄海之滨,连接亚欧大陆的陇海铁路在连云港嵌入港口,远眺大洋。然而,在进入21世纪我国高速铁路飞速发展的关键时期,连云港却“静观其变”,规划落后于发展需求,成了江苏省经济和交通发展的“神经末梢”。

如何破局?

方海秋的乡愁

现年81岁的上海人方海秋已经在连云港工作生活了57年。

1961年,24岁的方海秋从北京矿业学院【现为中国矿业大学(北京)】毕业后,服从分配到原化工部化工矿山设计研究院(现称中蓝连海设计研究院)工作。

“我的老家在上海虹口区,现在还有一个弟弟在上海。”今年7月,方海秋对记录中国报道团队回忆道,“1961初到连云港工作时,交通工具极少。当时从火车站一下车,我们就被接到了山里的研究院。”

记录中国①|95年“寸铁未生”:连云港的“神经末梢”焦虑

年逾八旬的化学工程师方海秋至今仍坚持文学创作。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班慧 图

“当时我们服从国家的安排分配,没有讲任何条件。那时国家还处于探索发展阶段,为了增加农业生产,我们在连云港的山里建立磷矿。国家困难,我们就吃野菜,放羊,吃棒子面搞生产。”

这一待,就是57年。方海秋在连云港扎下了根,娶妻生子安了家,膝下两子一女。

说起乡愁,方海秋的神情显得有些落寞。在设计院工作了一辈子,在上海的父母已相继去世,只剩下一位弟弟还留在上海。

“埋头苦干一辈子,我的根扎在了连云港,但是想回去上海探亲,路有些难走,到现在铁路不通。”方海秋说道。

在方海秋看来,国家的发展还是在继续,但是连云港的发展总感觉慢人一步。许多同事的子女在长大后都离开了连云港,就不再回来了。“我们是搞科研的,连云港现在还是留不住人才,科研条件还得再发展,人们来到这里接触的社会面不是很宽,有些闭塞了。”

就这样,方海秋的乡愁伴着连云港的发展,在这座海滨城市里温和的蔓延。

同样有乡愁的不止方海秋一人。79岁的重庆人黄维新也在上世纪60年代来到原化工部化工矿山设计研究院工作。回乡探亲与出行,同样困扰着老人。

“最早像我60年代刚来的时候,回重庆没有4天绝对走不到家。4天已经是很快的,徐州转一次,郑州转一次,甚至到成都去转一次。那个时候还没有去徐州的火车。现在回重庆,到徐州转个车,坐济南到重庆的车,也就是30个小时左右。连云港到徐州的火车一天有五六趟,然后再去换乘那边的快车。”

2006年以后,年事渐高的黄维新就不再经常回重庆了。岁月在方海秋和黄维新的脸上雕凿出痕迹。

1920年,陇海铁路徐州至海州(今连云港市)段开建,1923年竣工,全长198公里,自此之后95年,连云港境内“寸铁未生”。

高铁快来

生于连云港的年轻人逐渐长大,走出了故土。

在苏州上学的“90后”陈文佳从本科开始,一直保持每年回家四五次的频率,扣除寒暑假,学期中她会回去一趟,“一般会凑到起码五天的长假再回去,火车票很难买,尤其是卧票。”

即便如此,躺上一夜,八小时直达家乡的火车依旧是她的首选。她也曾试过6小时的大巴,但舒适度不高,且浪费路上时间。

苏州、连云港,一个江苏至南,一个江苏至北,不仅代表着省内悬殊的经济差异,也展现着天壤之别的通达程度。

与陈文佳同时出发,西安的同学在她到家前已晒起了回民街的羊肉泡馍,青岛的同学已漫步八大关,福州的同学可能在水煎包店门口排长队。交通问题像一道天堑,横亘在无数连云港游子与家乡之间。

眼下,沿海高铁线如毛细血管般延伸向各大城市,但连云港却显得格格不入。

记录中国①|95年“寸铁未生”:连云港的“神经末梢”焦虑

陇海线穿过连云港市,直达连云港港口。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唐一鑫 图

然而在历史上,连云港因为交通和区位优势,也曾有过数次高光时刻。早在1923年,连云港还叫做“海州”的时候,通上了绵延至甘肃兰州的陇海铁路。今年7月,连云港铁路办工程处处长李汶轩告诉记录中国报道团队,“近90年来,连云港可以说是寸铁未生。”

在这位铁路人眼里,铁路发展滞后,好似多米诺骨牌,直接间接地扣动了连云港困境的扳机。

“市里的人走不出去,市外的人不想进来。”他说道,每年9月举办的连云港丝绸之路国际物流博览会,本是地方在国家大命题下推广形象、招商引资的好机会,但不少来宾人还未到,抱怨声已经传来。

李汶轩回忆起2017年的经历:“连云港专门派很多大巴车去徐州去接客人,人家就说,哎呦,到连云港这么远,坐汽车还得两三个小时。这句话注定了以后他不会再来这里,除非有特别的原因。”

今年4月,连云港新任市委书记项雪龙主持召开全市“高质发展,后发先至”动员大会,直陈问题。

在江苏13市中,连云港的经济总量长期徘徊在倒数第二的位置,相对倒数第一位宿迁的优势,从2009年114亿元缩小到29亿元,大有被赶超之势;在全国首批14个沿海开放城市中,地区生产总值、工业增加值排名13;与此同时,人民生活水平仍然较低,人均GDP58435元,比全省10.7万元的平均水平低了近5万元。“连云港在区域竞争中,已经处在了十分被动的位置。”项雪龙表示。

因而追问为什么90多年间“寸铁未生”,在“后发先至”开局之时显得尤为关键。

李汶轩认为,修铁路这项系统工程“一步慢,则步步慢”。连云港的铁路建设需要跟着江苏省的规划,而江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完全跟着国家布局。江苏省第一轮搞铁路开发建设时,原铁道部与地方的资金比例是7:3;再往后到在建的连徐铁路投入建设时,资金比例已变成中铁总公司占30%,江苏省占70%。可以说,连云港没有赶上政策的红利,在相对落后的状况下,棋差一招,形成了恶性循环。

再放眼江苏,铁路一直是该省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中的“短板”。至“十二五”末,江苏省铁路总里程仅居全国第21位,每百万人拥有铁路营业里程不足全国1/2,路网布局南密北疏,苏南地区“有线无网”,苏中、苏北地区快速铁路几乎空白。这与江苏经济总量全国第二的排名显然是不匹配的。

今年5月,江苏省拿出1200亿组建江苏省铁路集团有限公司,并提出“以我为主”的理念,或将在江苏铁路发展南北明显不均的情况下,充分调度资源,给江苏铁路一剂强心针。

江苏省“十三五”铁路发展规划上显示,江苏多线并发,将在目前铁路总里程2755公里的基础上,5年内建成4000公里以上的路网,其中时速200公里以上快速铁路达到3000公里左右,到2020年全面形成“北接陇海、南跨沪宁、西联京沪、东启江海”的“三纵四横”的快速铁路网,届时南京与12个设区市及周边大中城市将形成“1.5小时交通圈”。

所谓“三纵”是连接徐州、南京等城市的京宁通道,连接连云港、淮安、扬州、镇江等城市的中部通道,连接连云港、盐城、南通等城市的沿海通道。“四横”是连接连云港、徐州等市的陇海通道,连接徐州、宿迁、淮安、盐城等市的徐盐通道,连接南京、扬州、泰州、南通、张家港、金坛、句容等城市的沿江通道,以及既有的连接南京、镇江、常州、无锡、苏州等城市的沪宁通道。

而连云港作为“三纵四横”网状结构上的重要节点,将不再是铁路网的“神经末梢”,而会成为区域性综合客运枢纽,串联沿海与苏北各市,帮助江苏省“外拓通道”。2016年开始,连云港铁路发展进入新纪元,连盐、连青、连镇三条铁路线,还有连徐高铁全面开工建设,约318公里,总投资304亿元。据此前媒体报道,7月14日,连盐铁路顺利通过静态验收,11月份具备开通运营条件。连盐铁路与连青铁路合并称为青盐铁路,开通后,连云港前往青岛仅需1.5小时。

《连云港交通运输志》的主编徐胜桥告诉记录中国报道团队,“连淮扬镇铁路、连徐高铁分别于2019年、2020年建成,所以到2020年连云港将全面迈进高铁时代,融入上海2小时、南京1.5小时的交通圈。”

离家5年,陈文佳对家乡的感情微妙:“我蛮喜欢连云港的环境的,我们小县城也真的很好,在外面有时候也会想起家里的人、情、事。但是对连云港也慢慢有点怒其不争的意思,明明地理优势那么多,还是发展很慢……”交通或许是解开她矛盾情结的符码,她期盼着2020年连徐高铁通车,那时她不仅可以一线直达,行程也可缩短一倍之多。

和她默默倒数的,还有所有港城建设者和港城人民。

2020年,是十三五的收官之年,是连云港铁路枢纽建成之年,亦是连云港第二座机场——花果山国际机场预期通航之年。这座发展蒙尘的山海之城,公路已实现联网畅通,唯有向轨道问路,向天空借力,才能拂去尘埃,后发先至。

近年来,连云港的铁路建设进入高潮。预计到2020年,连云港每年都有一条铁路建成。日益健全的铁路网将对连云港港的发展起到重要的支撑和保障作用,从而带动连云港市的整体发展,实现“以港兴市、港市联动”的目标。

以港兴市

“在连云港港口,基本上留下了我的一生。”港口退休职工马同兴说道。

现年71岁的马同兴,生于连云港,长于连云港。他的父亲曾在港口码头做搬运工,他在同一个港务局做煤炭装卸。如今,他的儿子马辉也成了一位港务局员工。

2007年,马同兴60岁,在为港务局工作了整整42年后,他以另一种方式延续了自己码头人的生涯—让儿子马辉留在连云港港。

“当年我扬州大学学习电气技术专业。上学的时候,父亲就下定决心要把我拉到港务局来。我并不排斥,我理解父亲和祖父对港务局的感情有多深。”向往南方温暖气候的马辉曾在网上投递简历,也有公司向他抛出绣球,可到最后面试的时刻,还是父亲把他拉了回来。“父亲陆陆续续跟我重复着在这里工作的好处。确实这个工作相对稳定。” 马辉代父亲讲出了这段回家的故事。

马同兴说道:“我父亲就是在港务局。我这一辈也都在港口,我们对港口的感情是谁也代替不了的。不管怎么说,是港口养活我家几代人,我认为港口这地方环境啊什么都比较好,关键是感情深。”

在连云港,一门三代都奉献于港口的家庭,还有很多。

记录中国①|95年“寸铁未生”:连云港的“神经末梢”焦虑

连云港港码头。 澎湃新闻记者 马作鹏 图

连云港港的建设始于1973年。当时,我国迈入第三次对外建交高潮,对外贸易迅速扩大,贸易海运量迅猛增长。然而,沿海各港口货物通过能力不足的矛盾却日益显现。在此背景下,周恩来总理发出了“三年改变港口面貌”的全国性号召,自此,全国沿海港口进入了第一轮大建设周期。

为了更好地执行连云港港口建设工作,汇集全国各地科技骨干的连云港建港指挥部成立了。从改造老港区开始,直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老的马腰港区改造完成并交付使用。

与此同时,80年代初,港口建设迎来新格局——跳出老港区建设新的庙岭港区。十年过去,庙岭港区当时已具备民航码头、散粮码头、木材码头等泊位。连云港港的地标——6688米的西大堤,也合龙完工。30平方公里的港湾形成,整个主港区的框架基本建立。

随着西大堤的建成、主港区波浪掩护条件的改善,连云港港口建设进一步向东南推进,徐圩港区的修建被提上日程。从1992年到1998年,徐圩一期工程共建成6个1.5万吨级泊位,这标志着从70年代开始的连云港港口建设迎来第一个建设高潮。

当时,有一定工作经验的马同兴被调到新港区,工作从卸货变成了装船。

到了20世纪90年代末,随着世界经济形势的变化,连云港港口建设进入了疲乏期。据连云港港口集团工程技术部指挥卢友兵回忆:“当时建港指挥部从最多时候的三百多个人缩减到只余100多人,港口建设最低的一年才投资2000多万,这是非常少的了。”

直到2003年,全国大经济环境的好转带来了连云港港口的新一轮建设高潮。15万吨级航道扩建工程是这一阶段的关键工程,该项目2003年开工,两年后建成投产,成为当时江苏省最大吨级的航道。2006年,连云港港口集团与中海集团共同投资27亿元建设庙三突堤集装箱码头,港区的集装箱功能进一步完善。2008年,旗台港区建设全面开展,截至2013年共建成4个液体化工泊位,包括70多万立方的储罐工程。

在这第二轮港口大建设时期,连云港市委为加快提升连云港港口功能,于2005年提出了“一体两翼”组合港建设的新战略。一体即主港区,两翼即赣榆港区、徐圩港区。

卢友兵透露:“我们赣榆港区一期工程已经在去年底投产,达到700万吨的屯量,为连云港的上量增效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如今,在港口工作了十余年的马辉早已接过了父辈的旗帜,开始新的港口生涯。

“连云港发展确实挺慢的,跟别的地方比,但毕竟老的在这边,而且说实话,我在这里长大,早已产生感情了,没下定决心出去。现在我的工作已经稳定了,也代表着我的人生差不多计划好了,没有可闯的那种……我现在就是努力在自己的这个位置上,甚至是有一些创新,或者说管理方面做得更好。感觉自己未来都比较明白,所以说当时想出去走走,不确定性甚至是空间可能更大一点。”马辉说道。

1984年,14个港口城市乘着改革的东风,与四个经济特区一起,由北到南成为中国对外开放的第一线。位于黄海之滨的连云港正是这十四分之一,经过近40年的发展,截至2017年,连云港港货物吞吐量居全国港口第20位。

提及未来港口建设的方向,卢友兵表示:“我们这几年把重点开始转向液体危险品、化工品、液体散货。除了徐圩一期工程,未来几年集中建设的主要以液体化工、原油码头、危险品这样一个专业化码头为主。近几年主港区整个功能不断完善,包括两翼港区的框架建立。随着整个经济形势的发展,是围绕连云港经济的转型,围绕产业的发展来做的港口建设。未来,连云港港将向专业化、大型化、现代化进行转变。”

在连云港港四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中,不仅有工程师从顶层设计着手规划蓝图,更有无数码头工人亲身经历港区的变化,在日常生活中潜移默化受其影响。

在马同兴看来,海边宜人的气候、相对平稳的物价,都成为他们应该选择在连云港定居的原因。的确,生活舒适是每个连云港人对这座城市的认同。

发展,要有背水一战的决心。

今年4月,在连云港市召开“高质发展、后发先至”动员大会上。市委书记项雪龙直言,连云港“落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无动于衷,甚至麻木不仁”!

项雪龙强调,“大家一定要清醒地认识到,连云港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加快发展、奋起直追是连云港唯一的出路,要拿出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决心,尽快改变被动的发展局面。

9月11日,项雪龙在答澎湃新闻记者提问时谈到,一座城市的营商环境是生产力,也是竞争力。一流的环境吸引一流的要素,一流的要素支撑一流的城市。

项雪龙说,“我们深刻认识到,营商环境的建设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我们将树立更高标杆、确立更高追求,持之以恒,不断努力,真正把连云港打造成为审批事项最少、办事效率最高、服务质量最优、创新创业活力最强的区域之一。”

澎湃新闻注意到,今年6月18日,连云港市就已经召开连云港市简政放权优化营商环境推进会。项雪龙在会上要求进一步深化对优化营商环境极端重要性的认识,切实把营商环境建设放在更加突出重要的位置。

在本次集中采访活动中,项雪龙强调:“营商环境的建设需要政府树立更高标杆。”

值得注意的是,项雪龙还指出,优化营商环境需要全市上下共同努力。连云港将通过全市上下的共同努力,全方位优化营商环境,在全体市民中大力弘扬文明新风,打造“言出必行、有诺必践、守信激励、失信惩戒”的诚信环境,进一步引导全体市民树立“人人都是营商环境、事事关系招商引资”理念,共同关注营商环境,同心改善营商环境,让连云港真正成为客商青睐的投资热土。

阅读 (905) | 评论 (0) | 转载 (1) | 收藏 | 举报/意见
文章评论:
  请您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称
内容
 分享到微博 
搜房网用户可以先登录再评论

对不起,您的账号尚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评论不能同步到微博!

Copyright © 北京拓世宏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Beijing Tuo Shi Hong Ye Science&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