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确定要将该版块隐藏吗?你可以在“栏目设置”中将其恢复。
温馨提示
添加关注成功!
你可以去个人中心查看你关注的人与关注你的人
 
温馨提示
确定要移除此人吗?移除后,此人将不在你的列表中显示,也不能接收你的动态。
 
温馨提示
是否要取消关注?
 

请输入登录信息  

博主
姓名:君无戏言
单位:
职位:作字自缚
访问人数:50783818
博客等级:
搜房网币:43920
博主公告
    博主原创与收藏并举:除了自己涂鸦,记录海内外见闻,也如海边拾贝者,四处猎奇,贴近历史真相、厘清谜团,兼收并蓄,把博客作为自己的收藏夹;研究房地产趋势和投资;作为曾经的南京外国语学校家长和NYU Stern家长,关注中外教育动向,研究留学与趋势。
    传播正能量,为后来者照亮未来。
    博主原创文章都在“我思故我在”类别里;转发的文章,多数都注明作者或者出处;如有不当之处,请谅解!
    君无戏言在南京期待您的关注!想跟博主联系,请发邮件到732956600@qq。com
我的文档
日历
最近访客
我最新关注的人
关注博客发文动态
音乐
正文
为了中国,请不要轻言中印战争 (2017/8/12 10:11:48) [发送到微博]
 网络时代,有发言权的人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多;近来很多网友做义愤填膺状。此文发人深省。博主转发过来,希望对某些人有警醒作用;君无戏言注

   随着中印对峙时间的延长,中国舆论出现了一大批匪夷所思的好战言论,这些人不断逼迫政府立刻对印度全面开战,又有所谓的专家跳出来,反复声称“印度人自私怯懦,不堪一击”,中国军队能够“一月灭印”并迅速“肢解该国”,一时间这些人颇有只手扫荡南亚次大陆的派头。

我从来不是悲天悯人的和平论调者,更不是什么动辄标榜人类共同体的天真自由派,但是,作为一个真正负责的民族主义者,我深深地为中国竟然能够涌现出这些愚昧肤浅的舆论而感到悲哀,因为这些不切实际、不负责任的好战言论本身就是一个国家走向自我毁灭的源头。

战争的参与者不是金刚不坏、神挡杀神的战狼,而是互相残杀的人与人,那里没有英雄与畜生,只有死人和活人

这种狂妄到脑残、自负到愚蠢、跋扈到白痴的好战论调,历史上出现过不止一次,其每一次出现,每一次得势,对于言论所在的国家都意味着一场真正的灾难:

1914年,德皇威廉二世自信地对自己出征的军队说,“到了秋天,你们就可以回家了”,然而,这些士兵却扎进了一场持续四年毁灭所有的漫长战争;

1937年7月11日,日本帝国陆相杉山元指着兵精将锐的日本军队,向满腹狐疑的日本政府做出保证:“中国力量不值一提,只需要一个月,足以平定中国军队,三个月,足以解决中国的反抗。”令人遗憾的是,这仅仅是这个好战民族走向毁灭的开端;

1941年6月22日,阿道夫希特勒命令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德国军队向苏联进军,他狂妄地表示,“苏联不过是一桩破房子,我随便踹一脚,整座房屋都会倒塌。”不过,百战精锐终究在四年之后被永不枯竭的俄国士兵所淹没。

为什么这些好战言论的标榜者,会犯下重大的战争失误,并使得整个国家走向毁灭?

因为,他们只看到双方军事实力的对比,只瞧见了飞机大炮的数量,却未能真正理解或者刻意忽视了现代战争的实质。即真正现代化的战争已经不仅仅是兵器的现代化,还包括了战争主体的现代化——从君主间的争斗变成了民族间的战争。

而战争再也不可能像过去那样,通过消灭君主的军队赢得胜利了。战争持续的时间规模,战争造成的破坏,战争蔓延的深度,也因此得到了无限的延伸。

一次大战的著名军事统帅鲁登道夫,在结束战争卸下征衣之后,曾这样写下他对那场持续四年炼狱的理解,"随着民族主义理念和动员机制的完善的深入,战争已不再单单是军队的事,它直接涉及到参战国每个人的调拨……战争的本质已变成一个民族潜力的展现"(《总体战》)。

他的这句话,实在是对现代战争的精妙解析。这一点,在人口庞大的现代大国间体现得尤为明显。

在一战中,1.7亿人口的俄国动员了1200万名士兵投入战场;3900万人口的法国动员了866万士兵投入战场;4500万人口的英国动员了800万士兵投入战场;6600万人口的德国动员了1300万士兵投入了战场。

在二十多年后的二次大战中,现代国家的动员能力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大国间战争的持续时间、规模和痛苦也得到了扩大。苏联在二战中动员的军队超过2000万,美国达1200万,德军超过1100万,中国受限于发展水平,兵力亦一度超过800万。

如此庞大的军队投入战场之后,实际上无异于一场对各个民族年轻人口的绞杀,任何试图迅速消灭一个大国的战争企图都将在无尽的消耗中迅速破灭,除了让整整一代的年轻人变成灰烬。

1915年,德皇的精锐兵团以凌厉地攻势扫荡了一支又一支协约国军队,但协约国很快就补充了更多的士兵投入战场;1937年,强大的日军在中国战场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夺取了一座又一座城市,但中国军队的数量却日渐庞大,丝毫不见减少;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当时不堪一击的俄国陆军仅有450万人,截至该年11月,这支军队实际上已经德军被消灭殆尽,但无穷的俄国人力迅速使这支军队的数量变得更为惊人。

1916年4月,当多次和谈尝试被拒绝之后,德皇威廉二世对自己的皇太子说道,“如果我知道结束一场战争这样困难,就绝不会发动这场冒险”;1917年8月,德国首相乔治?米夏埃利斯(Georg Michaelis)望着街头因战争而失业的暴民们哀叹,“这场该死的战争肯定会结束,但我们都将被绞死”;1940年9月,面对看不到尽头,永远不能结束的中日战争,日本近卫首相表示,“战争难,但和平更难”;1943年8月,拥有无穷兵力储备的俄国军队再一次在德军的夏季攻势后重新复活,杰出的军事家德军将领曼施坦因不得不承认,“这场战争,仅仅是一个看不到尽头的噩梦”。

无数现代人口大国间的战争历史表明,一个民族主义觉醒的大国,无论在外国看来,其人民有多么愚蠢,军队的日常水准有多么低劣,都是不可能被一场“快速、坚决、勇猛”的全面战争所打败的。

日本人笑话中国人麻木不仁,鄙视中国军队的战术水平,著名汉学家内藤湖南为了鼓吹侵华,甚至嘲讽华人不过是蚯蚓式的动物,由此断定中国可以“一鼓而下”;希特勒则嘲讽俄国人只是群“愚蠢的傻驴”,被肤浅的统治者肆意骑乘,而“勇武的日耳曼人也将轻而易举地摧毁俄国”,“这是民族性决定的”。但是,当残酷的战争变成两个民族间的较量之时,这些肤浅的言论仅仅见证了偏见是一种灾难。历史已经表明,两个民族间的全面战争,除非一方把血彻底流干,否则永远看不到尽头。

扫码打赏,随意

真正的大政治家必然能够意识到:结束战争永远比开启战争更加重要,也更加困难,而一个觉醒的愤怒民族永远比一支狰狞的精锐军队更加难以对付。

1871年,俾斯麦赢得了普法战争,但他知道他只是不过打败了一个君主(拿破仑三世),所以他迅速乘法国内乱,与对方签订和平条约,以防范民族战争的出现;1937年,精明的日本军人石原莞尔力劝日军将佐切勿发动对中国内陆的入侵,否则日军将不得不承受一个巨大民族的反击;1941年6月,粗劣的苏联红军在德国面前固然不堪一击,但俄罗斯民族魂和东正教的信仰,却动员了无穷的人民止住了德国精兵所向披靡、天下无敌的攻势;同样,1962年的中国打败的,不过是婆罗门的尼赫鲁,如同1895年日本打败的也仅仅是李鸿章,都未能激发永不停歇的民族战争。

永远不要轻易轻估一个庞大国家的战争能力,绝对不要盲目嘲讽宗教迷信的军事动员力量。任何奢谈“一月灭印”的军事爱好者和专家,不要忙着显摆武器数量和军事储备,请睁开眼睛看一看青藏高原绝域之境的后勤补给线,以及印度无穷的人力储备和国民志愿团遍布基层的民众动员体系,就能够知道我们有可能面对一场怎样的战争了。

我了解历史的残酷,更理解民族战争的无情。现代大国间的全面战争是头啃食人间一切血肉的巨兽,当杀戮的仇恨浸润它的双目之后,即便是最高贵的人也不可能抗拒他的本能,也难免不为其所吞噬。

所以,为了中国,请给政府一点耐心,不要轻言战争。

“德国外交之最大阻碍,不在于英法俄奥诸国之谋划,而在于吾国以好战言论为荣之报刊,以及无视利弊却极其好斗之三百位在座议员。终有一日,德国的未来将毁于其手。”——俾斯麦

“回溯一战前的德国历史,就会发现德国舆论之最大问题,即无俾斯麦之见识和狡诈,却极力推崇其武功。不能不说此乃一个民族后续悲剧的根源。”——王陶陶


中印争议背后的第三只手浮现 莫迪政治生涯或将终结


2017年08月11日 11:02 新浪军事

随着中方连续密集发声,口吻接近新中国政府开国以来数次对外自卫还击战前夕的警告,此次中印之争正在快速逼近中印关系的分水岭,很可能也会成为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Modi)个人政治命运的分水岭。

莫迪的政治生命成由中国,如果此次与华领土争议问题上莫迪误判,或许会断送其政治生涯。

为什么说莫迪政治生命“成由中国”?这是因为在他被西方抹黑成“国际贱民”、政治生涯遭遇漫长沉重压力之时,中国是唯一给予他高规格礼遇的大国,为他创造“古吉拉特奇迹”政绩、熬过政治封锁提供了雪中送炭的可贵助力,而且莫迪的政绩很大一部分也可以归功于汲取中国经验、发展对华经贸。

至于莫迪政治生命可能“败由中国”,那是他自己处理对华关系冒险误判所致,非中国刻意主动所为。至于印度国大党等反对党在这次争端中不断制造舆论,给莫迪“将军”,不许印军退却,究竟是出于盲目的霸权主义激情,还是出于整垮莫迪的国内政治斗争目的,世人可以自行判断。

  西方国家曾对莫迪实施长达10年的个人制裁

莫迪之所以被印度国内外许多势力和媒体描绘为,奉行印度教极端主义的污点政治家,理由是,莫迪在2002年的印度教徒和穆斯林宗教仇杀中煽动和纵容暴力,造成了重大伤亡。

当时美、欧、澳等西方国家正是以此为由相继对莫迪个人实施了长达10余年的个人制裁,包括禁止入境,等等。

然而,倘若深入细致审视事情来龙去脉,我们不难发现,对莫迪这项所谓“污点”的指控并无确凿的司法证明,印度法院早已对此作出明确裁定;而且2002年印度宗教仇杀起因更多地应当归咎于印度穆斯林极端分子首先实施了灭绝人性的杀戮。

因为引爆这场宗教仇杀的事件是一批印度教徒志愿者在古吉拉特邦戈德拉(Godhra City)火车站遭到穆斯林极端分子纵火袭击,55名印度教徒惨死,致使宗教仇杀顿时爆发并席卷印度各地,至少2000多人死亡,古吉拉特邦成为暴乱重灾区。

如果仅仅因为穆斯林在印度属于少数就将此事完全归咎于印度教社会,并不客观,既难以令印度教社会信服,也不利于印度穆斯林群体自我反省,清理极端分子与思潮,降低自己被极端分子绑架而受损的风险。

事实上,在2014年大选期间,尽管印度国内外都有不少媒体和知名人士把莫迪抹黑成滥杀无辜穆斯林的凶徒,某些宗教势力对此更是大加渲染,但许多穆斯林群众已经厌倦了被极端分子绑架沦为其牟取政治经济个人私利的工具,开始正视莫迪在古吉拉特邦的经济增长、社会安定实绩,选择了投他一票而不是跟着宗教势力大叫大嚷“维权”而抵制莫迪。

印度人民党以大比分优势赢得2014年印度大选,成立了印度25年以来第一个议会过半数政府,改变了严重阻碍印度经济社会改革发展的“悬浮议会”格局,又在此后3年的几次选举中大幅度扩张了对邦一级政府的控制,足以证实选择支持他的穆斯林群众为数不少,足以证实许多少数民族、少数宗教群众愿意跟随他去做大“蛋糕”,而不是成天为瓜分“蛋糕”而吵闹不休。

从中立客观立场审视,印度绝不是一个实行压迫穆斯林体制的国家,莫迪即使真有印度教极端主义思想,掌权后也很难全面、长期付诸实施。

正由于印度体制对本土少数民族、弱势群体给予了许多优惠待遇,在发展中国家中宽容程度堪称一流,印度本土少数民族、小宗教信徒在现行秩序下通过正常自我奋斗求得发展的机会并不算少,我们才得以看到帕西族、锡克族、泰米尔族等多个少数民族在印度国家经济生活中占据了突出优势,生于巴基斯坦且没有世家背景后盾的穆斯林沙鲁克?汗(ShahrukhKhan)依靠自我奋斗,成为宝莱坞头号影帝,妮哈?达尔维(Neha Dalvi)出道伊始,就被奉为印度“国宝级美女”而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更不用说“印度导弹之父”、前总统阿卜杜勒?卡拉姆(Abdul Kalam),穆斯林出身的他赢得声望靠的不是无需涉足国家机密的文艺事业,而是在航天这种国家要害部门长期从事核心、领导工作的成就,没有什么比他的履历更能体现印度国家体制给予穆斯林的平等待遇与信任了。

而且任命他为总理首席科学顾问、授予国家最高荣誉——印度钻石勋章的是瓦杰帕伊总理,而瓦杰帕伊和莫迪一样都属于被扣上“印度教极端主义”帽子的人民党。

印度教徒民间社会与穆斯林有矛盾冲突,但印度政治体制没有压迫穆斯林的基因;而由于印度民族宗教构成复杂等原因,以及它继承的英式政治体制先天的分权特点使其容易陷入“否决政治”泥潭,即使莫迪确实极端敌视伊斯兰教和穆斯林,他和人民党也很难长期稳固掌权并将印度改造成一个对穆斯林的压制性国家。

  西方霸权“扶印制华”策略

西方政府和舆论之所以在长达10多年的时间里拿莫迪的所谓“污点”大做文章,背后隐藏着西方霸权遏制印度的深刻思考与安排。

尽管新世纪以来西方做了不少抬高美印关系、欧印关系的姿态,“扶印制华”策略在美国和欧洲相当一部分政治、经济、舆论精英中已成共识,但美欧统治精英阶层并未忘记印度与西方之间的战略矛盾。

因此,西方大国对待印度国内民族宗教冲突采取了扶小制大、扶弱抑强、扶落后抑先进的策略,以求遏制印度,并为未来有必要、有机会肢解印度时埋下伏笔。

在印度国内印度教徒-穆斯林冲突中,西方之所以通常站在更偏向穆斯林一方的立场,如在阿约提亚重建罗摩庙之争中刻意称之为“巴布里清真寺(Babri Masjid)”而淡化那里本来是印度教罗摩庙的历史事实,淡化印度官方早已提出的罗摩庙与清真寺并立的更合理解决方案,淡化本来是穆斯林极端分子率先纵火制造戈德拉(Godhra City)火车站惨案的事实,片面强调惨案爆发后印度教徒极端分子对穆斯林的暴力攻击,并以此为由制裁莫迪等人,根本奥妙就在于此。

正当西方国家竞赛般对莫迪实施个人制裁,西方主流舆论铺天盖地抹黑辱骂他为“国际贱民”之际,对于中国政府而言,最省事的做法当然是随波逐流,无论在国内国外都是如此。

事实上,直到2014年印度大选时,我国几乎所有媒体仍然都不假思索地跟着渲染莫迪的所谓“印度教极端主义”倾向和“污点”,有的高级别媒体居然把克什米尔全身黑罩袍(吉里巴甫)只露双眼的妇女举着抵制莫迪标语的照片放在突出版面,全然不知饱受三股势力暴恐之苦的我国新疆明令禁止此种极端服饰,不知克什米尔社会近10余年动乱中极端主义势力大涨,极端分子到处公然动用暴力阻拦女性上学,逼迫女性穿戴全身黑罩袍和面纱,抗议莫迪的妇女这副打扮本身就表明其背后受极端势力操纵。

此次中印争端期间,国内某些媒体文章对莫迪和印度的叫骂正在重蹈2014年之覆辙。

  保持南亚次大陆均衡才是中国利益所在

然而,我国政府坚持了独立自主的外交路线,表现出了独立、冷静、客观的观察判断能力,看破了个中奥妙,预见到了莫迪的政治发展潜力,没有如同当时中国国内相当一部分专家和媒体那样盲从所谓“国际主流舆论”压力而随波逐流,而是给予了莫迪4次访华的破格礼遇。

须知,我国此前很少邀请印度邦首席部长访问,2009—2013年间总共只有5位印度邦首席部长访华,莫迪不仅是其中唯一4次访华者,而且是唯一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专题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的人。

相比之下,美国、欧洲直到2014年印度大选竞选后期莫迪优势已经极为明显之际,才与他接触和开始为他取消制裁,胜选之后又纷纷邀请他访问;与中国相比,孰高孰低,不言而喻。

尽管中印关系当前已经猝然逼近分水岭,莫迪个人政治生命也完全有可能因为这次冒险误判而发生根本性转折,但无论此次争端如何发展,纵览莫迪当选总理后直至此次争端陡然爆发的中印经济政治关系进展,纵览莫迪上台以来印度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及其大刀阔斧的改革举措,我们仍然可以判断,当年雪中送炭给予莫迪4次访华和在人民大会堂主题演讲的高规格礼遇是中国经济外交的一个成功案例。

毫无疑问,在中印之争中我们必须毫不动摇坚持原则立场,只要有必要就果断运用力量维护核心利益;但即使发生不幸事件,我们在处理这场中印冲突时仍需把握分寸,确定合理、可持续的目标,这场冲突过后我们仍需面对中印关系恢复重建问题,我们仍然需要时刻铭记:保持南亚次大陆均衡才是中国利益所在,我们要避免为人利用火中取栗。

同时,时至今日,中国海外经济利益已经相当庞大,其面临的各类风险也相应不断上升,2014年越南排华暴乱等事件就一再凸显了这一点。要为我国海外经济利益创造良好的安全与发展环境,其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工作内容就是与东道国政界、商界和社会各界建立前瞻性建设性关系,而我们当初对莫迪的待遇就创造了一个颇有价值的案例。

冷静客观总结这个比较成功的经济外交案例,有助于启迪我国各部门为海外经济政治利益创造更有利的环境

阅读 (8889)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文章评论:
  请您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称
内容
 分享到微博 
搜房网用户可以先登录再评论

对不起,您的账号尚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评论不能同步到微博!

Copyright © 北京拓世宏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Beijing Tuo Shi Hong Ye Science&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