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确定要将该版块隐藏吗?你可以在“栏目设置”中将其恢复。
温馨提示
添加关注成功!
你可以去个人中心查看你关注的人与关注你的人
 
温馨提示
确定要移除此人吗?移除后,此人将不在你的列表中显示,也不能接收你的动态。
 
温馨提示
是否要取消关注?
 

请输入登录信息  

博主
访问人数:1313993
博客等级:
搜房网币:2160
博主公告
    刘玉录,天津市人,男,1950年出生,经济学副教授,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
上世纪1960年代末叶下乡做知识青年,两年后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从战士到副团职。先后在山西大学、第二地面炮兵学校(沈阳炮兵学院)、辽宁大学、国防大学、南开大学学习毕(结)业,获外语大专、经济管理大本、经济学硕士研究生、经济学博士研究生学历及南开大学经济学硕士、经济学博士学位。曾任市房管局处级干部、房地产集团研究室主任、中外合作开益国际研究中心副总裁兼企划部主任,先后受邀请任北京德高地产公司天津地区市场顾问、香港长实集团(天津)中房指数编委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天津分会会员、《天津市房地产与住宅“十五”计划》编制顾问、《中国房地产报》特约记者 撰稿人、天津市房地产业协会研究委员会主任委员、天津市房地产研究会副秘书长、2010天津市商业网点布局规划专家组成员、天津市房管局科技专家委员会委员、天房集团中外合资华升公司高级顾问、《今晚报》(天津)专刊部“制家”周刊顾问,目前主要精力从事房地产软科学研究、市场分析、项目策划和营销设计、投资分析、房价预测、房产资本运。。。
我的圈子
我的文档
日历
最近访客
我最新关注的人
关注博客发文动态
正文
母亲节随笔——怀念我敬爱的母亲 (2017/5/13 21:30:14) [发送到微博]
2017修改版

母亲节随笔——怀念我敬爱的母亲

文/刘玉录

 

[原文]

http://blog.fang.com/liuyulu-搜房网(北京)

刘玉录:甲午母亲节随笔  

2014/5/11 21:13:51_标签:母亲节  祝福  追忆 |-阅读:3056人次

 

今天是母亲节,全世界的儿女都在祝福自己的母亲。

今年的母亲节恰逢农历我母亲的忌日,母亲的儿女们亦在追忆自己的亲人。

我的母亲像千千万万的天下母亲一样,是一个普通的善良母亲。她在生活极为贫困的年代里养育了四儿一女,这是她在亲属们面前最值得骄傲的。

在我刚刚记事的模糊记忆里,无论是春夏秋冬,每逢早晨醒来的时候,母亲已经早早的起来,为全家的早饭忙碌着;而在晚上,孩子们总是在母亲缝补衣服的油灯下进入梦乡。

母亲年轻的时候在天津河北区小王庄(今天泰路)东亚毛纺厂做女工,可以说已经接触到产业工人的氛围;当时,我父亲在相距东亚厂不远的老城厢北门外的北大关(明清两朝漕运总税关,相当于今日的海关)隆昌海货店做学徒后工作。

在我上学后,印象最深的就是经常有一些表叔(我奶奶的娘家人)到家里来,由于我爷爷奶奶都已不在世了,虽然我父亲兄弟多人且经济条件也都不错,但总是由我们家出面接待,这些“老亲”也直奔我们家,表叔们往往吃掉了家里逢年过节时才能享用的细粮。在开饭时,几个孩子乖乖地躲在另一间屋里,无缘在那个年代里最好的食物。对此,母亲总是毫无怨言地忙前忙后,亲属们都夸奖母亲视大局、懂事理。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国家经济也是每个中国家庭生活最困难的时候,我正在上小学二、三年级。当时,最稀缺的是粮食,凡是能够找到的、能够食用的树皮、草根之类,甚至一些陈年的动物皮草,都被人们用来充饥了,尽管如此,据说还是饿死了人。那时,在生命几近无法维持的时候,一个班里最多也就保持三、四个学生来上课。就是在这种极为困难的情况下,母亲仍然坚持让几个孩子到校上学。在后来,当度过了困难时期,许多家的孩子已经荒废了学业,而母亲的几个子女都坚持了下来,先后分别读了中专与师范。在母亲耳提面命要孩子们读书的家庭教育下,我养成了长期爱读书与喜欢藏书的习惯。我参军在部队时,母亲小心地保管着我放在家中的书籍、课本与上学时的全部作业本/下乡时记的十几个笔记本(在微信群,我的《上山下乡通知书》、《入伍通知书》,就是母亲一同保管下来的)。

1972年春,当我被部队选拔/保送成为工农兵学员时,母亲十分高兴,曾经只身一人到山西大学看望自己的儿子。1980年代,当我以现役军人的身份,先后以(相比在校的应届本科生、硕士生)较高的成绩,分别考取南开大学经济系经济学硕士研究生、南开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博士研究生的时候,我内心第一个要感谢的是我的母亲!母亲也为自己的儿子而自豪。

母亲一生信佛,主张与人为善,不要杀生。在我小的时候,记忆中经常闹病卧床,也耽误了上学,为此,母亲领着我到庙宇里庄重地许愿,请神仙保佑自己的孩子。已经许愿被“剃度”的我,在头部的右耳上边,象征性地留了一撮约五个手指长的头发,其余的头发剃掉了,由此常被小伙伴们取笑。也许是母亲的诚意感动了上帝,由于神仙的保佑,我的身体逐渐地好起来了,不仅完成了小学学业,且顺利地上了中学;做知识青年下乡时,成为一个强壮的劳动力,拔麦子(一人一陇)和挖水渠沟(一人N立方米),总是第一个完成,再回来帮助其他人,由于劳动突出,被推举为生产小队副队长/民兵营基干排排长。后来,竟然身体合格地参加了人民解放军。在我考研时,于沈阳市大东区医院体检的时候,终审的总医师对我说,你是这批体检中唯一的没有任何毛病的人。

母亲身体不是很好,常年需要就医和吃药,尽管如此,她始终将家里的生活操持的有条有理,粗粮变着花样细做,衣服虽破,但总是缝补、稠洗的干干净净,对我们的父亲也照顾得很好。在父母晚年的时候,几个子女的家庭条件还达不到随心所欲地孝敬父母的水平;现在,虽然各个小家庭收入较之过去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母亲与父亲都已经不在了,每逢想起,感到莫大的遗憾、心酸、苦闷与悲伤。

母亲离去已经整整十五年了。她留给子女们做人的遗训,她为人师表的垂范,她的高尚品德,她的勤劳睿智,成为世代传家的宝贵财富。

她对儿女的慈爱,她的音容笑貌,她临终对儿女的恋恋不舍,永远铭刻在我们的心里。

母亲,您安息吧!

 

三子 玉录

———————————————————————————————————

甲午年农历四月十三日

公元2014年5月11日 21:00

阅读 (14680) | 评论 (1)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文章评论:
  请您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称
内容
 分享到微博 
搜房网用户可以先登录再评论

对不起,您的账号尚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评论不能同步到微博!

Copyright © 北京拓世宏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Beijing Tuo Shi Hong Ye Science&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