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确定要将该版块隐藏吗?你可以在“栏目设置”中将其恢复。
温馨提示
添加关注成功!
你可以去个人中心查看你关注的人与关注你的人
 
温馨提示
确定要移除此人吗?移除后,此人将不在你的列表中显示,也不能接收你的动态。
 
温馨提示
是否要取消关注?
 

请输入登录信息  

博主
姓名:福音大师
单位:中国企业家诊疗中心
职位:职业易学家、金牌风水师、企业管理专家
访问人数:30228327
博客等级:
搜房网币:36195
博主公告
    业务范围:
    四柱预测:年运预测、简测一生运程、详测十年运程、详测二十年运程、详测一生运程、详测一生财运、详测一生工作、详测一生婚姻、详测一生平安等等­
    八卦预测:年运、考学、升职、应聘、调动、投资、开店、借贷、恋爱、情感、外遇、桃花、家居、风水、生育、官非、疾病、行人、寻物、解梦等等­
    风水策划:家居风水选址、设计或调理,企业风水选址、设计或调理,办公风水选址、设计或调理,楼盘风水选址、设计或调理、阳宅阴宅风水、寻龙点穴等等­
    公私起名:个人起名、宝宝起名、个人改名、店铺起名、工厂命名、酒店命名、超市命名、企事业单位起名、商品命名、商标命名、品牌命名、道路桥梁、厅堂雅室等等­
    吉日选定:婚期选定、生育择吉、怀孕择日、破腹产择日、出行择日、店铺或公司等开业择吉、家居或公司等奠基择吉、家居或公司等乔迁择吉等等­
    
    企业顾问:企业命名、建厂选址、企业布局、用人建议、换届指导、工程项目、合作事业、公关战略、市场战略、融资策略、投资建议、风险规避、生命周期、源料供应、产品实力、客户方向、公司前景、行业命运、地区分析、供需分析、每年产量规划、竞争对手分析与应对、预测未来每年的经济效益概况、行业或产品未来年份的情况、企业未来每年的兴衰走向,等等各个方面的事项。
    易学培训:1、八字命理、八卦预测、阴阳宅风水等。2、学员班(初级、中级、高级);弟子班。
    
    其它服务:男女合婚、网上教学、风水用品、情感咨询、心理疗伤、股票预测、私人顾问等等
    
    华夏国际文化艺术品产权交易所
我的圈子
我的文档
日历
最近访客
关注博客发文动态
正文
《气象篇》解读! (2017/10/23 10:59:49) [发送到微博]

凡思:《气象篇》解读

气象篇 醉醒子 著

今夫立四柱而取五行,定一运而关十载。清浊纯驳,万有不齐好恶是非,理难执一。故古之论命,研究精微,则由体而该用今之论命,拘泥格局,遂执假而失真。是必先观气象规模。乃富贵贫贱之纲领;次论用神出处,尽死生穷达之精微。不须八字繁华,只要五行和气;浪指三元六甲,谁知万绪千端。学者务要钩玄索隐,发表归根,向实寻虚,从无取有,虽曰命之理微,于此,思过半矣。然大海从于勺水,少阴产于老阳;成乃败之机,变乃化之渐,此又所当深察,乃若一阳解冻,三伏生寒(此注已引前,冬逢炎热夏草遭霜下)。

凡思注:“由体而该用”道出了命理的本质,八个字组成了无数的体用关系从体用入手方不失正道,以日主为体,则其余七字为用。以月令用神为体,则围绕用神的财官印、杀伤刃等物又成为描述用神的“用”,同样,论人的寿夭、婚姻、六亲等都是独立的体用,不同于评价富贵贫贱为主的格局体系也因此有着不同的权衡标准,可以说体用贯穿着八字的始终,只要有议论之处,就有体用存在。此外,论格局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论命如同学以致用,拘泥于格局本身,永远达不到通畅的境界。

阳刚不中,亢则害也;刚而能柔,吉之道也。

此象亢阳无制,更不包藏阴物,而运又行东南,则阳刚失中,必主于害。用此者,孤贫凶暴,死于水火之间。乃若五阳生于阴月,干支夹合阴柔之物,远道又行阴柔之乡,乃谓吉也。用此者,虽出寒贱,终必荣华。

柔弱偏枯,小人之象。刚健中正,君子之风。

此象不中之道也。四柱中但见阴柔而不入格,干支又不包阳,则终日柔懦。用此者,机心阴毒,无所不至。乃若刚健君子之体也,中正君子之德也。四柱中阳而藏阴,刚柔得制,不犯破克、刑冲。用此者,德行过人,中直盖世故曰君子之风。

凡思注:入不入格是关键,不论如何阳刚、柔弱,一旦“入格”,则必有气象流行,所以命局的成败仍然是主导和驾驭。至阴则有柔懦、阴毒、阴暗、心机深、行事寒酸、卑小等负面内涵。四柱最宜中和,阴阳相济、刚柔得制。

过于寒薄,和暖处终难奋发;过于燥烈,水激处反有凶灾。

四柱纯阴,生于十月空绝五行之根,日干又见衰弱而无强健之气,纵遇和暖之乡,终难发达。四柱纯火,生于夏至之前,火性燥烈,岁运中乍遇水激,不惟不能制,而反致害矣。用此者夭折孤贫,多犯刑宪。

凡思注:过于寒薄如无根之木,过于燥烈如渴极暴饮。大势己然受限,如根基受损,难成高壮之势。待用和始终无用有本质的区别。“过于燥烈,水激处反有凶灾”此有多层内涵,如阳刃得局,岁运逢子水官星冲克,其凶一在于激起众阳刃凶性,属六神层面的内涵;其二在于午火局被冲,水火相激,总有不安之事,属五行层面的内涵。

过于执实,事难显豁;过于清冷,思有凄凉。

执实者,用一而不通也。假如用官无财,用印无煞,多合少成者,遇事终无豁达。若金水过于清寒,不遇和暖之运,如庚辛生于十月,柱中纯水,运又行西北,平生独食孤眠,生涯寂寞人不堪其忧矣。

凡思注:过于执实,如官而“只是官”,无财印相辅,印而“只是印”,又逢身旺,无秀气可循、无官星可侍,则难入格过于清冷如金生水月,纵入格亦难免凄凉或六亲相忌等。

过于有情,志无远达。

局中之物,不可过于有情。若过有情,则牵迷不能自脱,外无所见矣。如甲木以己土为妻,情固宜有;苦甲己支下又乘子丑内外加合,而外无财官、印绶动甲之心,则甲常处于己土之下其志安能远达哉?

凡思注:此需以大局为权衡,不能仅以一甲己子丑之合而论,但总而言之,格之成者逢合多,亦难免消落之时,格之败者则真正志无远达。

过于用力,成亦多难。

凡柱中得自然之物为妙,若用力扶持,终不为美。且如用财,局中不见,必求伤官、食神所生,如食、伤失时无气,又求比肩转助,或外冲遥合,皆谓过于用力,其成就必艰难矣。

凡思注:是否自然之物不宜量化,以人事之理度之即可,如财星弱或以食、伤生财时,食神、伤官本身亦弱,则何以济人?外冲遥合之说,与格局之冲合、虚邀不可混为一谈,格之冲合为至妙之事,岂流于“过于用力”。

过于贵人,逢灾自愈;过于恶煞,遇福难享。

八字中原多贵人,二德扶用财官,不有刑破,虽居颠沛之中,亦无危矣。原多恶煞,三刑、六冲,又与财官反背,纵遇财官之地,将何为享福之基?

凡思注:贵人吉物多现、重叠,不拘富贵层次高低,更易逢凶有救、遇难有解凶煞、恶物聚会,终有忌处难防,此说无关格局。

五行绝处,禄马扶身;四柱奇中,比肩分福。

凡遇绝处,不可便指为凶,盖凶处亦有吉神相扶。假如木绝于申,申有壬水为印,庚戊为财官,皆我所用之物,必能扶身进福。只愁有神克害所用之官,则所用绝矣,如此乃凶。言以官为贵,以财为奇,局中得遇财官,乃为吉矣;如见比肩则无惮争官劫财,则无全美。

凡思注:绝处自然为凶,绝处逢凶则化凶为吉甚至大吉,物绝更显生气、帮扶之物之大用。财官为我所用之物,不喜比肩分夺,若财官生旺,分之无妨,如富人济贫,财官羸弱则大不美如穷人分羹。非唯财官,一切吉物皆同论。

阴阳固有刚柔,干支岂无颠倒?

阳刚阴柔,天地之道也。颠之、倒之,反覆之谓也。所以启下文之端。

虽聘妻不识其夫,

夫妇既入其宫,岂有不识?但情隔而不通,则不见其夫矣。如乙木用庚金为夫中间丙火隔断,庚被火伤,或坐子午败死之地使其妻终不能见其夫也。

凡思注:所用之物被伤,则形同若无,如乙见庚为夫,再见丙火为伤官,伤官克去正官,则无夫,论格局始终有伤,论女命之夫,若官星生旺,有伤夫之事而终有夫。

本有子不顾其母。

子之顾母,理也,情也;身有所羁,则不得终养。如甲用丙为子,却被辛金合之,但恋妻之情,而易母之爱矣。故局中虽有丙火,不可用也。凡命中议论至此,庶几无误。

凡思注:甲见丙为子,辛合丙,则丙贪合而不侍母,论人伦颇应验,论格局则未必如此。若正气官星为用神,逢丙火贪合则失贵,若食神当令,不以贪合论因体用不同。又若官杀并现,丙火去杀留官大用,故不必拘于字眼。

父无子而不独,子有父而反孤。

木以火为子息,四柱中如无丙丁巳午之位,则无子矣。若地支暗畜有火,或天干制化得用,亦不为无子。木以水为父母,若被损克,则不得其所生。如甲乙日,生于亥子之年,月值四季水被土伤,所生之人失矣,岂不孤哉?

凡思注:无子星亦不可言无子,寄生、暗藏处有也可论子,虚邀暗合得来也可论,搜检内外均无方可言无。在广义上以五行纳音亦可论道。原命中有父母而被伤克,则形同如无。

生尚可以再生,死不可以复死。

局中之物,原有长生先被克损,岁运复遇生旺之地,身力复强如再生也。死者,终也。凡四柱之物,原值死绝之宫,后来岁运再遇此地,不为更凶之论,盖死无二也。

凡思注:发生处可以复论生,死绝地不可复论死,完全属人事之理。

既死亦非为鬼,逢生又不成人。

木值春生,得时乃旺,柱中虽遇死绝之宫,若运行生旺之乡,亦不为之死也。木值秋生,失时乃弱,柱中虽遇生旺之宫,若运行衰绝之地,终不为之生也。

凡思注:草被斩而根未除,终得生发。遇邦扶而运未济,难有所图。此言运而非全局。

子多母病,如佃甫田;母多子病,如临深渊。

子者,母之所生,多则泄母之气,正谓子能令母虚也。若母再加衰病,则精力不及,决不能以抚其子,其佃甫田之谓欤?母无二尊、其恩乃全,若母氏众多阴聚妒生,邪谋兴矣。即五星二母争权,姑息太过,母失所爱,子何所倚?如更临病死之宫申生之变,必起朝夕也。

凡思注:子多母病,是以母为体,则子泄其气,以子为体则受母生。母多子病纳音、五行角度可论,从格局六神角度,是偏正印同现、二母争取,若生气印绶一位而多现,则一位二位四位都好。

不正不冲,不偏不合,不横不刑,不直不破。其为冲也,启六极之歧门;其为合也,辟万物之形迹;其为刑也,变而改正;其为破也,敌而有伤;是以棘地生金,不若蓝田种玉。

以上四端,乃战克、击剥之象也。内有刑虚钩远之用,若倒乱中而取用神为贵为福者,不若用财生官,用印得煞,自然之妙此子平之所以专论财印食也!

凡思注:不正不冲,言两者皆正,不偏不合,言一方有偏,不横不刑,言主刑方横,不直不破,言主破方直。此四般虽有成亦非“出于自然”,故云棘地生金不若兰田种玉,在象意上把握即可,不必拘泥,亦无关格局。

吉神相我,功求相吉之神。

凡人命,衰弱或刑伤、破害不能成用者,必欲吉种扶佐,成我之福。又观相我之神,势力轻重何如,若无根失令,或自受伤先用求助相吉之神何如?假如甲日夏生,遭火焚化,得壬癸、亥子相我为救,但水先受火土耗克,不能为我之福,必欲求金转生水旺,使水有顾我之情、如此之功,不在水而在金矣。又如午被子冲,赖未合我而与子穿,则为相我之神;如未受伤,不能为用,必求生助,未土之神有力,而未土方得成用。

凶物伤身,解用伤凶之物。

人命中若遇凶神克我身宫,必求柱中何物能制伤我之神,则被自解不暇,焉能及我哉?如甲术原被金伤,祸所不免,得火克危自远矣。又如卯被酉冲,柱中见午,亦然。

凡思注:此言命局关键字,利我之吉神若自身有忌处,去其忌处之字为关键处凶物伤身,则去凶之字为关键处。前者如帮助我的人先要解决自身困难,后者如我有困难须得他人救助,层面略有不同。

五行各得其所者,归聚成福。

凡五行不可虚名失位,但要得令归垣,方能为贵;若归聚一局妙不可言。

一局皆失其垣者,流荡无依。

凡日主用神、俱要着落之处,如四柱中不得通根有靠,又遇空亡、死绝、沐浴刑冲,则终无成立。必然流荡失所矣。

凡思注:得用、不得用,言简而意深。

大运折除成岁,小运逆顺由时。

二注已引首卷《十大运小运》中。

凡思注:言大运、小运之法。小运亦有丙寅、壬申之说,如“甲午以四八为期”即是以后者起小运。

文库冲而文明盛,武库掩而干戈宁。

戌为文库,盖火为文明。八字中原无助官、印绶、食神生气,则无文章所学之机,徒得火库,又被关锁,此无文之人也。若暗有伤官,或印绶隐而不明者,亦主聪明。柱中得辰未丑字冲刑,戌库更入东南运道,发火光明,文章必由此而盛也,高擢翰苑者,予见多矣。丑为武库,盖金为干戈。八字中如带秋气申酉、庚辛为煞,偏官、羊刃,又见同宫,此无惧好战之人也柱中如得子巳酉神合局,兼行东南木,火制其顽金,则掩其武而干戈宁矣。壮士于此弃甲投闲者,予尝见之。

凡思注:火主文,文库即是戌,金主武,武库即是丑,戌为食神、伤官库者更验。文库得用方妙,不得用或许是个图书管理员(老子例外)。武库亦须得用若其库掩,放到今天,或就是开五金店的。

飞龙离天,随云入渊;潜龙在渊,随云上天。

龙者,辰也。天者,亥也。云,壬也。龙得其云即飞,若年见亥,月建辰,岁月干头有壬,则龙在天矣。若日时水旺,与龙会局,龙必随云入渊,玉龙以水为家,故上离于天,下潜于水得斯象者,文章盖世,平生有塞、有通,功名虽出于台阁,事业终归于林泉。柱中有巳、午二字者,贫薄下流之命也。若年见亥,时见辰,日月会水,则龙下潜于渊,若干支有刑冲、克玻、龙不能安;要日时上有壬字,龙必随云上天矣。此象如年无亥,用巳反冲,亦吉,但出寒贱,祖父无依,后必有人借力奋发功名,主近侍之贵。运行巳酉败绝之乡,丧家罢职,即壬骑龙背格。

凡思注:云龙风虎诸说,非是命局之主导,须有依托方显其用入格成就者自然飞龙离开,反之则心有余而事未竞足,在象法断事上可广泛运用。

大林龙出值天河,四库土全居九五。

大林龙者,即戊辰也。要四柱之中,纳音得天河水,则龙飞在天;更全四库,则四海俱备,所以天下皆沾雨泽,必为九五之大人也。明太祖命:戊辰、壬戌丁丑、丁未,此亦有因而言。

凡思注:明太祖命格大在伤尽官星且自坐官库,则伤尽天下之官,八字可论其大、小处,亦不可拘泥于八个字。朱元璋同时辰出生者岂其一人?

长流龙复归大海,五湖水聚掌群黎。

长流龙者,即壬辰也。龙值长流,地支得亥,名曰龙归大海。又回:龙跃天门妙在纳音得大海水,四柱俱带水者,则五湖之水,既备且深,龙所益喜。要有庚辛以生之,则出入动摇山岳非贵象乎?如王阳明封新建伯:壬辰、辛亥、癸亥、癸亥。此亦因阳明而立论。

凡思注:王守仁造壬辰、辛亥、癸亥、癸亥,三亥冲出巳火,癸日得官星,冲合禄马。

六合有功,权尊六部。

凡四柱中有刑冲、克害、破象,本为凶论,得神挽合有力者,即反为祥,其福高远。年月成用,大贵;日时成用者,次之。

三刑得用,威镇三边。

刑本不吉,得用者富贵聪明;无用者孤贫凶天。何以为得用?三刑有气,日主刚强;无用,反是。

凡思注:六合对月令格局影响甚微,对虚邀暗拱之格影响较大于月令格局而言,有六合,关键要看何物合,因“物”而喜忌非因“合”而喜忌,甲生酉月,辰合,是印库合官星,这个“合”无关格局;甲生戌月,干见戊土,再支见卯戌相合,是因卯是“阳刃”而忌,亦非因为“合”而忌。解合、解绊之说对虚邀之格影响颇大,如归禄被合、被冲,则不必论,六乙鼠贵、六阴朝阳子水若逢合亦不必论。

子午端门,双拱歧嶷凭外正。

子午二位,正而不偏,故曰端门。若得夹拱无破损者,更有力量,人必聪明,奋立勋业。正拱者,亥丑拱子,巳未拱午;外拱者,申辰拱子,戌寅拱午,忌空亡克成为害。

巳寅生地,十分秀气合乾坤。

巳寅生有力,能合亥申,亥乃乾也,申乃坤也。若无冲杂,申亥乃乘贵气,才调出群。

天地包藏神得用,显豁胸襟。

亥为天,申为地,明有力量,如八字中不见二字,得左右之神拱起二字,兼有资气,不落空亡,须当显豁。或以申亥包酉戌看系天干何物,以有用为贵。

风雷激烈贵无亏,飞扬姓字。

巳为风门,卯为雷门,八字中虚拱二位,更有责人,岁运若逢冲起,必能发达。

凡思注:此数句言虚邀合拱之妙,以虚更胜实,谓见不见之形无时不有。

贼地成家,贼乱家亡身必丧。

此法,月支五阴者是也。若岁日中有神争合为妻,月支陷溺其中,欲出而不可得,故曰贼地。更得岁日之神自刑,无暇合我得时支乘机,与月上为合,是谓贼地成家,富贵不浅。大运去贼则安,再见贼乱则凶。一说,抚贼则安,勤贼则凶。

凡思注:凶处有成,终将还凶,高命未必好命。月支被岁日争合而不得大用,恰逢岁日之神自刑,则扰我者自后院失火,我得以抽身为用,此表达的内涵颇为精妙,入人事之理。

梁材就斫,木多金缺用难成。

木本赖金斫所以成器,若金被神留合,不能来克其木,却要木与金为邻,就被雕琢可也。若木盛金弱,则虽就金,亦不能斫而有用。假使用木与金作合,彼此两强,乃为贵论。

凡思注:将用而难用,功败垂成。

纯阳地户包阴,兵权显赫。

八字纯阳,本为偏党,殊不知子寅辰午申戌,暗拱丑卯巳亥未酉之阴,二象相济交感,则反全天地之正气矣。更要四柱无空亡及天干有生意者,极妙。此象权施边塞,位至公候,发福非小。

凡思注:纯阳纯阴也罢,可以影响命局程度,不可决定命局成败,在取象上可适度运用。

独虎天门带木,台阁清高。

凡岁月得寅一位,却要时见天门虎,必朝天啸日。柱中更有卯未合局,木盛生风,风从于虎,岂不伟哉?若使刑冲、克玻,不得印绶财官,则无用矣。

凡思注:此理同前。

学堂逢驿马,山斗文章。

身坐长生之位为学堂,更得驿马交驰,一冲一合,又得高大气象、带财煞贵人者,最贵,文章潇洒出尘。

凡思注:此论极是,断文采品性可用,然亦无关格局。

日主坐咸池,江湖花酒。

咸池,又名桃花煞,男女逢之,必然淫乱,多因花酒,流落江湖;若见财官,贵德同宫,反得标格清奇、富士安享。大忌刑合,只寻空亡。

凡思注:格败者流落江湖,格成者,亦可因花酒而加官晋爵。前者带恶煞更下九流,后者带贵德财官更清奇。咸池不喜合、刑,尤忌合年,须防自刃。

福满须防有祸,凶多未必无祯。

大抵用印生身,乃为我之福也。柱中原有官煞,转生印旺,不遇财伤食神泄气为贵。运行此,印旺地,生扶太过,福满处,岂无祸生?是以君子怕处其盛也局中原多官煞,再行官煞岁运其凶乃甚。历尽艰险,后必有制伏,身旺之运否极奉来之象。如甲日原被官煞所困,运神再行申酉,乃凶甚也;顺去有亥子印运,逆行有巳午制,运乃有救之物,岂不为佳?此二旬,言阴阳消长,祸福倚伏,天道人事,相为流通,宜细味之。

凡思注:生扶为福,太过则不及,如源开而渠阻。身旺不劳印生等,亦在此范畴,如印旺身强逢七杀,则七杀攻身。若印旺身强,再逢伤官、食神,则为秀气,伤可生财、财复生官,食神或直接邀出官星、或生财财复生官。针对大运要以原有原无为依托,一运之祸未必是一生之祸,一运之福亦未必是一生之福凶神多,得一济处,亦可转用为吉,最要原局有明、暗处制化,否则岁运逢制反易激起凶神之性而伤身。

马头带箭,生于秦而死于楚;马后加鞭,朝乎北而暮乎南。

此言驿马在日时之下者,必要带合,谓之联缰,聚大财福,干事过人。若马前见有刑冲,谓之带箭,断缰之象也。若来冲者属金,受克者属木,其祸尤甚。主入他乡丧亡。凡取用驿马,顺则年取其日时,逆则时用其日主,马元堤拦,则纵肆而不可遏,如后再加刑冲,马必疾行,终无安顿之地,主人一生劳碌奔竞四方。若刑冲之神遇有三合、六合,则不为加鞭矣。

凡思注:马前马后之说,论断人生事象、职业、大运、流年等均颇有用武之地,然亦无关格局成败。

性灵形寝,多因浊里流清;貌俊心蒙,盖是清中涵浊。

凡取用神,错乱刑冲,未可便言浊而无用,当审其中有暗藏之物。如浊中流出一点孤清,则人虽朴陋,多见性情颖悟,机谋异常。若用神清奇特立,不为混杂刑伤,未可便言清也,但中间有暗藏之物,与所用之物有伤,其病终不可去故人虽貌美,必然失学无成,昏迷酒色。

凡思注:此二者如吉神、可用之物又带恶煞或有刑冲破害等,或孤僻而终成,或风光而终败,全在大局左右,察看何方力量主导,吉则吉,凶则凶,同途而殊归。

一将当关,群邪自服。

将者,贵重之神也。关者,紧要之处也。邪者,妒我之物也。假如甲乙日,生于金旺。年月皆来克我,得丙透出月上制煞为权,而煞自服矣。又如壬癸遇戊己、及支土乱克,身不能敌,紧要处却要庚辛为印化煞,不敢为乱。

众凶克主,独力难胜。

此言煞重身轻。孤独无助者,盖无当关可救之神,则不能胜所克矣。决主夭疾。

凡思注:一将,即命局关键喜字眼,凶众而无一将以助我,自主夭疾。

脱此辈,忌见此辈。化斯神,喜见斯神。

从化之妙,遽不可穷,务要用心详察。如甲己化土脱木气,而从妻家,若见甲乙寅卯未亥,皆我比肩,则有原旺之错,岂无恋哉?,况比刃又能争合我财,使甲己不能相成,反有离间之恨也。又如:乙庚化金,喜见金旺,而妻得倚其夫;丁壬化木喜见木旺,而女得倚其母;丙辛化水,喜见水旺,而母得倚其子;戊癸化火,喜要火旺,而主得倚其财。大怕空亡见然,比肩争妒,不成名卿巨公,则为孤儿异姓矣。

凡思注:脱此辈忌见此辈,如甲己化土,而忌见甲乙,盖土为我之财,见甲、乙则分夺,木气重化象亦不真,是谓剪不断,理还乱,断事的时候可以运用,不唯原局,岁运逢此组合亦可化斯神喜见斯神,如乙庚化金,再见金气重,则加深了化象之内涵。

驿马无疆,南北东西之客。

无缰马,无合也。南北东西,无所不至矣。如人命遇此,必主飘零。

桃花带煞,娼优隶卒之徒。

桃花,日时上见是也。不惟忌刑合有情,尤忌五煞同处。凡遇此者,不受礼义廉耻之教也。

凡思注:前己论。

母子有终始之盛,夫妻得生死相依。

母子夫妻者,吉言作用两端,惟在月日为要。假如戊日坐辰,生于申月,然土以金为子,金养于辰,少倚母而自强;土生于申,老得子而有靠,此象甚奇,大忌岁运破而为患。假如丙日坐子月,用酉金,然火以金为妻,辛金生于子,适夫家以养其身;火至酉亡,赖妻财以活其命。此象贵用财官,大怕刑冲散局。

凡思注:申受土之生,是子倚母而自强,土亦长生于申,是母得子而有靠,生与长生之相互依托应了人伦之妙。“大忌岁运破而为患”则对应岁运技法上的应用。丙生子月,辛金为财,辛长生于子与我同享官星之福,至酉则火死而辛得禄,故赖妻财以活命。

双眼无瞳,火土熬干癸水。

癸水,在人属肾。为一身之基,两目之本。目关五行,惟瞳属水,水涸肾虚,则瞳无所倚。若在日干,生于火土月分,日时坐土塞源,而柱中遇木火耗熬,不成从化者,多患目疾。若在岁月时中,虽得秋气,不行西北,大运遇木火太炎之地,恐有丧明之苦。即水稍得通根,亦有下元之疾。

凡思注:柱中丁点癸水,全无宅舍可依,再逢火土两旺,易染目疾,再临恶煞逢刑害或有丧明之苦。

大肠有病,丙丁克损庚金。

庚属大肠,宜临水土。嫌者丙丁寅卯得局,无制庚金,虽得挂根,又被冲刑、克破,兼入水火大运,水上衰处,便有此疾。

凡思注:庚主大肠、辛主小肠,申、酉亦主。

土行湿地而倾根,伯牛有恨;火值炎天而得局,颜子无忧。

戊土属脾。四柱中不有生旺通根之位,生遇阴湿之时,又加水浸土虚,运行湿地,岁见土克,则脾土受伤,因而有疾。火乃文明之象,生于九夏,三合寅午戌局,火愈发辉,少用木资其势;不宜见水拖根,遇火之焰,人生得此,乐道无忧。火行极处,多遇木生,反主夭贫,至不利也。

凡思注:土主脾,若水浸土虚,再见克处,或被克或克我均主脾有疾。火得局发辉,不宜再有木资其势,亦不喜水相激。

水泛木浮,死无棺椁;火炎土燥,生受孤单。

木从水泛,不遇运土堤拦,更值死绝之乡,逢冲并煞,是必堕崖落水,横害毒亡,多不为美。土因火燥,万物不生,初运南行,废而无用;后来虽遇财官,不能为用,以致孤贫奔走,无家之命也。

凡思注:水泛木浮流落他乡,火炎土燥则无生机,再无别处依托,定主孤贫奔走无家之命。

妻多力弱,花粉生涯;马弱比多,形骸飘泊。

凡用财为妻,最要得时、得位,日主更喜刚强,岁月有倚,阴阳各得其所,良配可知。若财多散乱,刑合不齐,日主孤弱,不能任用,必因妻获利以养其身也。此又反言财为养命之物,用不可无。凡遇财旺身强,平生安乐;若见财轻比多,不足其用,终必飘泊江湖,逐财劳苦,安享何能?

凡思注:妻多力弱,则不能享,须日主精神慷爽方能享用,如高职、高薪专为有能力的人准备。若财弱反见比肩、劫才林立则僧多粥少,亦难饱食。

凡遇凶神交会,善以少而难成;吉曜并临,恶虽多而亦化道。从理悟神自心生熟读苦求,巨微征矣。

凡思注:善恶相交,多寡为表象,统领、引导全局者方为上。


     醉醒子《气象篇》注

                              作者:醉酒老仙

    古籍当中,早于《子平真诠》而论述最为精当的文本当属醉醒子遗留下来的两篇文章,即《气象篇》与《六神篇》。当然,经典永远是经典,但我们却不能把它神话,因为古人也都是凡胎凡人,其思考也离不开人伦物理,其理论当然也出于自然。我打算注解醉醒子遗留之文字,不作矫揉造作之解读,尽可能的回归文章原意,目的也是给读者打开除了《子平真诠》理义之外的另一扇门,相信对命理实践预测会有较好的帮助。《气象篇》我分成几部分注解。

第一节:(原文第一段)

今夫立四柱而取五行,定一运而关十載。清濁純駁,萬有不齊好惡是非,理難執一。故古之論命,研究精微,則由體而該用今之論命,拘泥格局,遂執假而失真。是必先觀氣象規模,乃富貴貧賤之綱領。次論用神出處,盡死生窮達之精微。不須八字繁華,只要五行和氣。浪指三元六甲,誰知萬緒千端。學者務要:鉤玄索隱,發表歸根。向實尋虛,從無取有。雖日命之理微,於此思過半矣。然大海從於勺水,少陰產於老陽。成乃敗之機,變乃化之漸。此文所當深察,乃若一陽解凍,三伏生寒。

注解行文:

1、原文:今夫立四柱而取五行,定一运而关十载,清浊纯驳,万有不齐,好恶是非,理难执一。

注解:段落意思是八字算命,原局是四组干支构成,这是“命”的框架,并且以五行生克为基础来论命。除了“命”以外,“运”是算命预测的一个组成部分,一个大运由一组干支构成分管十年兴衰。不同的八字,有不同的特点,要么清纯明晰,要么浑浊复杂,但是清纯混杂的程度又有区别,究竟是好是坏说法不一样,似乎理论上难以统一,这体现了八字论命的困难之处。

       这一段文字是作者开篇表达的一种困惑,针对于命学上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理难执一”的这种状况开启行文。

2、原文:故古之论命,研究精微,则由体而该用;今之论命,拘泥格局,遂执假而失真。

注解:原文意思是古人论命,非常注重精细方面的研究,先从体然后论到用原局“命”为体,大运为“用”,这是一种体用的表现。体实际为根本,基础主体;用则是为运用,展现,发挥,利用,客体。关于体用,是八字论命的一个重要概念。

       现在的人论命,往往被“格局”程式等固定框架套住思维限于死板缺乏灵活性,不考察细微区别,所以容易陷入困境,甚至空假理论横行,真理反而被忽略了。

       人人都以古人为楷模,总是认为古人都比如今人厉害,总是拿古人来贬低今人,难不成社会都没有向前发展?醉醒子这里用了古人抨击今人的口气显然是在诉说命理界理论混乱的景象,抨击那种过于拘泥于“格局”而疏忽“体用”研究八字的现象在这里需要解释的是,醉醒子所讲的格局不是《子平真诠》所讲的格局,恰恰相反,醉醒子所讲的“体用”在《子平真诠》当中已经运用,因此醉醒子与《子平真诠》作者沈孝瞻理论上有一致性。

3、原文:是必先观气象规模,乃富贵贫贱之纲领,次论用神出处,尽死生穷达之精微。不需八字繁华,只要五行和气。

注解:原文指出看八字要先总体观测八字的气象规模,实际上是从寒暖燥湿刚柔等方面去总体把握八字的大象,这作者认为是看八字论命的纲领,也就是“体”。然后再找用神,就可以论断细节上的穷通寿夭,这相对于气象规模的“体”来讲,就是“用”了。最后,作者一句简短的总结:认为八字不讲究花哨,反对很多名目繁杂花哨的格局诸如“蝴蝶双飞”“六乙鼠贵”等格局程式,只要五行配合得当,不要冲克太过就是一种非常良好的表现。

4、原文:浪指三元六甲,谁知万绪千端?学者务要钩玄索隐,发表归根,向实寻虚,从无取有。虽曰命之理微,于此思过半矣!

注释:这句话体现了作者傲气冲天,“浪指”就好比站在至高处,审视八字命理界,有谁与之争锋?看来八字命理研究者都有这一股傲气。作者强调,学习命理者需要认真探寻八字的奥妙之处,重视透干发用与扎根何处,用实但又不能忽略虚之所用,命局中没有的元素如何看到隐藏之所在,如果这些地方都能够理透,那么对于八字命理已经是掌握了一大半。

        关于钩玄索隐这一句话,实在是不必过于牵强附会,作者的意思也就是奉劝学命者要重视阴阳在命理中的体现,这无外乎是外内、质气、虚实、寒热、刚柔、有无的阴阳之理罢了。

5、原文:然大海从于勺水,少阴产于老阳,成乃败之机,变乃化之渐,此文所当深察,乃若一阳解冻,三伏生寒。

注释:这里强调的是变化的道理,要于细微之中明白八字的变化之机,就好比看似冬季寒气逼人,但到了立春已经逐渐解冻尽管夏季热浪袭人,但到了立秋,已经初生寒意了,作者用这种形象的比喻要求我们在分析八时特字别要重视细微之变化,这也是本文所要强调之处。

        实际上段末讲的是阴阳互为消长之理,这也是阴阳五行理论的内涵之一。

(二)

第二段:阳刚不中,亢则害也。刚而能柔,吉之道也。此象亢阳无制,更不包藏阴物。而运又行东南,则阳刚失中,必主于害。用此者,孤贫凶暴,死于水火之间。乃若五阳生于阴月,干支夹合阴柔之物。运道又行阴柔之乡,乃谓吉也。用此者,虽出寒贱,终必荣华。

注解行文:这段文字说明的是一个中和之理,也就是说如果八字全是阳刚之气那就是太过的表现,这是有害的。如果刚柔兼具,那就是好的表现了。如果阳刚之气太过不包藏阴气,行运又不利,出现这样的现象不孤则贫,容易死于水火之患。这句话的道理是凡事都不能太过,过犹不及也,因此八字讲的也是一个中和的道理。当然,研究八字并非处处讲究“平衡”,否则又容易陷入另外一个极端。

第三段:柔弱偏枯小人之象,刚健中正,君子之风。此象不中之道也。四柱中但见阴柔,而不入格。干支又不包阳,则终日柔懦。用此者机心阴毒,无所不至。乃若刚健君子之体也.中正,君子之德也。四柱中阳而藏阴,刚柔得制,不犯破克刑冲用此者,德行过人,中直盖世,故日君子之风。

注解原文:前面一段讲的是阳刚过亢的现象,这一段讲的是阴柔太过的现象都是“不中之道”。四柱中至阴,为人柔弱,极端者阴毒。说来说去,也就是八字整体要体现出阴阳相济的特征为佳。

第四段:过于寒薄,和暖处终难奋发。过于燥烈,水激处反有凶灾。四柱纯阴生于十月,空绝五行之根。日干又见衰弱,而无强健之气。纵遇和暖之乡终难发达。四柱纯火,生于夏至之前,人性燥烈。岁运中乍遇水激,不惟不能制而反致害矣。用此者,夭折孤贫,多犯刑宪。

注解行文:这里阐明一个原理,八字寒气太重,有一点火气暖局总是好的表现八字如果纯火燥烈而无水,遇到水来冲克火反而有灾。

第五段:过于执实,事难显豁。过于清冷,思有凄凉。执实者用一而不通也假如:用官无财,用印无煞,多合少成者,遇事终无豁达。若金水过于清寒,不遇和暖之运。如庚辛生于十月柱中纯水,运又行西北。平生独食孤眠,生涯寂寞,人不堪其忧矣。

注解行文:执实,实际就是执拗的特点,意思是八字不能形成用神单一而没有辅助的特征,比如孤官没有财印辅助,用印却缺少杀星辅佐,这些都是“冷清”的表现。作者下文在此重申“调侯”的重要性,也就是八字偏寒需要火来暖局方能够迎来好运如庚辛生于十月,八字水旺盛过多,行运西北关键在于没有木火相辅佐而避免不了落魄孤贫。

第六段:过于有情,志无远达。局中之物,不可过于有情。若过有情,则牵迷不能自脱,外无所见矣。如甲木以己土为妻,情固宜有。若甲己支下,又乘子丑,内外加合。而外无财官、印绶动甲之心。则甲常处于己土之下,其志安能远达哉。

注解行文:这段文字阐明的一个道理是被牵绊太过而不利。本身甲木合己土是好事,因为正财星总是要合阳干日元的,这是常理。但是如果甲木坐下是子水又见丑,丑为己土之根,子丑合了,那么日柱这种上下连体已经被财星死死牵绊住,那么其“情”明显过于专注于财,而对其它已经失去了注意力正所谓心中有她,其它的都是次要的了,那么命局中的财官就形同虚设,也就应了古语“贪合忘财、忘官”甚至忘印了,显然不利。

第七段:过于用力,成亦多难。凡柱中得自然之物,为妙。若用力扶持,终不为美。且如用财,局中不见,必求伤官食神所生。如食伤失时无气,又求比肩转助,或外冲遥合。皆谓过于用力,其成就必艰难矣。

注解行文:这里讲得是八字首先要注重实在之物,这是看得见的,比如用财八字财星有力则是上佳,如果八字没有财星,虽然有食伤星,但显然还是一种“用力”的表现,因此这种情况下命主不宜过度求财,这容易吃力不讨好这里作者也重点指明所谓的外冲邀合之类的,实际都是虚无的,也仅能是“成亦多难”!

第八段:过于贵人,逢自愈灾。过于恶煞,遇福难享。八字中原多贵人二德扶用财官,不有刑破。虽居颠沛之中,亦无危矣原多恶煞,三刑六冲,又与财官反背。纵遇财官之地,将何以为享福之基。

注解行文:作者强调八字命带贵人天月二德者是好事,往往能够遇到困难危难时转危为安。如果八字中恶煞太多,又遇到刑冲破害太过,这实际是非常不良好的表现,很难享清福。

第九段:五行绝处,禄马扶身。四柱奇中,比肩分福。凡遇绝处,不可便指为凶,盖凶处亦有吉神相扶。假如木绝于申,申有壬水为印,庚戊为财官。为我所用之物,必能扶身进福。只愁有神克害所用之宫,则所用绝矣,如此乃凶。若以官为贵,以财为奇,局中得遇财官,乃为吉矣。如见比肩无惮,争官劫财则无全美。

注解行文:五行绝处,禄马扶看似至理,但从细微之处看却值得商榷。比如甲木绝在申,但是申中藏有壬水,可以生助甲木在壬水没有被破坏的情况下是有好处的,如果透出壬水生助甲木,那么就是“绝处逢生”的表现。其中的庚金为甲木之七杀并非官星,戊土为甲木偏财,为“马”,如果庚壬齐透,杀印相生则成,唯独戊土透干不利于局势。当然如果遇到巳刑申或者又见寅,壬水被破尽,这就危害甚巨了。

以上文段,作者阐明的一个道理就是凡事不能太过,太过反而走向一个极端因此八字讲的刚柔兼济。过于寒燥,偏执,专情用力都是太过的表现。实际上,这些都是判断八字命局优劣的至情之理,学者不可不明。

          命理最高境界的《气象篇》如若不懂枉为命师
导读:
     自余对八字命理的真理求道几十年以来,其中辛酸,难于溢表.初窥《四柱预测学》和身强身弱论,欣喜若狂,逢人跃跃欲试.遭白眼冷嘲,不在话下;再学《子平》 、《穷通宝鉴》、《八字提要》和《 造化元钥 》,若有所得,自然不甘寂寞,再次出道,信口雌黄,事实应验却模糊两可,信心大受打击;后街头偶遇盲师,盲派直断,心服口服,学得盲技,参研《滴天髓》和《神峰通考》,自诩为天师再世,铁口神断,万无一失,然井底之蛙,不知天外有天, 原来命理源于易理, 不懂易理,何言命理?几经挫折中,直至怀疑人生.幸得明师指点,暗处一灯,犹如提湖灌顶,豁然融会贯通.自知道法无常,易海无涯,一反常态,不敢妄言,今借《气象篇》开篇之论,聊表一二,如有高见不妨赐教.
《气象篇》解读!
《气象篇》原文前言:
今夫立四柱而取五行,定一运而关十载。清浊纯驳,万有不齐好恶是非,理难执一。故古之论命,研究精微测由体而该用;今之论命,拘泥格局,遂执假而失真。是必先观气象规模。乃富贵贫贱之纲领;次论用神出处,尽死生穷达之精微。不须八字繁华,只要五行和气;浪指三元六甲,谁知万绪千端。学者务要钧玄索隐,发表归根,向实寻虚,从无取有,虽曰命之理微于此思过半矣。然大海源于勺水,少阴产于老阳;成乃败之机,变乃化之渐,此又所当深察,乃若(好像)一阳解冻,三伏生寒。
《气象篇》解读!
道说生活浅析前言:
1.分析八字命理首先从大局气象着眼:如八字的从化格(包格从弱格/从强格/合化格),还有五行气象,如独象,木火之象,火金之象,金木之象,金水木之象等格局气象,次审日主所处环境,如月令气候的深浅,日主的强弱,日主的意向.根据全局五行生克制化的喜忌定用神,对症下药,这样才能有的放矢,百发百中.如果开始就定什么格局,套用命理格局或断语而不分析具体情况就定用神,这样往往会偏离大方向,有点像盲人摸象或刻舟求剑的自欺欺人了,结果以假为真,岂不大笑于江湖?而八字五行生克制化之理,微而精妙,理无一定.千格万格,犹如八卦的抽爻换象,虽千头万绪,但总有一个立极点,学习命理一定要学会细心揣摩。
《气象篇》解读!
2.八字命理,有实有虚. 实者为天地人三才的得势得局得令得地得时(从狭义的角度解释天元为天干, 地元为地支,人元为地支暗藏的五行,从广义的角度解释为天元为上中下三元六甲的天运,地元为地画八卦的地运, 也就是八字的大运,人元为八字的格局组合);虚者,隐约暗藏之玄机.好像八卦中的错卦,从反面对立的角度去分析问题,这跟先前从八字"实"的角度分析是相对立,八字"虚"的角度分析也要根据八字原局的实际情况从而向实寻虚,有根有据,比如八字中暗藏的生机,虚邀,暗拱,暗合,暗冲等,这就是所谓的无中生有,用实不如用虚(以虚实的角度分析八字命例代表作:林庚白的人鉴命理存验),分析命理,如能做到以上所述方向不偏,立极点精准,体用分明,那领悟命理真髓已经过大半了。
《气象篇》解读!
3.而天地之气,阴阳消长,周而复始,真阴藏于真阳之中, 真阳生于真阴之中,变化之机,错综复杂.这又要细心分析,比如虽处炎炎夏天,气候也会变成三伏生寒,夏草遭霜下,还有时处冬寒水冷,也会出现冬逢炎热,骄阳可爱.(夏至后一阴生,冬至后一阳生,丑未为天地之关,一阖一辟谓之变,大暑后三伏生寒,大寒后二阳进气)。这种情况在八字中表现为绝处逢生,尤为贵气. 而相对的变格如四月的丙火,虽处禄地而不旺,十月的甲木,虽处生地而不生.分析八字不需名目繁华(如十神称谓或神煞种种等),而要分析八个字五行衰旺或相互作用等具体情况,只求五行和气,勃勃生机.这才是正道.
《气象篇》解读!
4.然气有太过,中和,不及等态,其中清浊纯驳,千般万态,虽大运十年为一度,因天干地支阴阳不一样, 还有和八字原局生克制化,邢冲害合等相互作用的喜忌不一样,好坏不一,千变万变,法无常理,这又要细致精心推测,有的忌神会变成喜神,有的喜神也会变成忌神还有的喜大运的天干,不喜地支等等.
《气象篇》解读!
5.气亦有进退顺逆之机, 生旺衰死之别,推测人生祸福之应,又不得不察,所谓有体无用不灵.有以四柱八字为体,以流年大运为用;有以地支为体,天干为用;有以八字原病神为体,以救药神为用;有以八字格局为体,以格局用神为用;总不离体用兼全.体为地,为形,为阴,主静,载祸福之根本.用为天,为气,为阳,主动,操祸福权柄之机.斗转星移,一切以大岁为尊,大岁为君,大运为帅,八字"用神"为将,四柱原局为阵营.排兵布阵,将为军魂,承上启下,生死悠关!
附八字断语:
基于以上八字命理的分析基础,再酌情合理应用八字断语,算是一个合格的命理师了,千万不能本未倒置,以求速成,反而得不偿失,误入岐途.遗憾终生!八字断语的种类也繁多,运用也要理解中含义或基于什么情况下才有应验. 如八卦取象断: 戌为文库,盖火为文明.丑为武库,盖金为干戈.文库冲而文明盛,武库掩而干戈宁; 还有天干十神断:如伤官见官为祸百端等;还有格局气象断:如木火通明,金清水秀等,更有盲派断等,不外乎推测人生的六亲,贫富,贵贱,寿夭等祸福之机。

       八字《气象篇》解读

  今夫立四柱而取五行,定一运而关十载。清浊纯驳,万有不齐,好恶是非理难执一。故古之论命,研究精微,则由体而该用;今之论命,拘泥格局,遂执假而失真。是必先观气象规模。乃富贵贫贱之纲领;次论用神出处,尽死生穷达之精微。不须八字繁华,只要五行和气;浪指三元六甲,谁知万绪千端学者务要钩玄索隐,发表归根,向实寻虚,从无取有,虽曰命之理微,于此,思过半矣。然大海从于勺水,少阴产于老阳;成乃败之机,变乃化之渐,此又所当深察,乃若一阳解冻,三伏生寒(此注已引前,冬逢炎热,夏草遭霜下)。
  凡思注:“由体而该用”道出了命理的本质,八个字组成了无数的体用关系,从体用入手方不失正道,以日主为体,则其余七字为用。以月令用神为体则围绕用神的财官印、杀伤刃等物又成为描述用神的“用”,同样,论人的寿夭、婚姻、六亲等都是独立的体用,不同于评价富贵贫贱为主的格局体系,也因此有着不同的权衡标准,可以说体用贯穿着八字的始终,只要有议论之处,就有体用存在。此外,论格局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论命,如同学以致用,拘泥于格局本身,永远达不到通畅的境界。
  阳刚不中,亢则害也;刚而能柔,吉之道也。
  此象亢阳无制,更不包藏阴物,而运又行东南,则阳刚失中,必主于害用此者,孤贫凶暴,死于水火之间。乃若五阳生于阴月,干支夹合阴柔之物远道又行阴柔之乡,乃谓吉也。用此者,虽出寒贱,终必荣华。
  柔弱偏枯,小人之象。刚健中正,君子之风。
  此象不中之道也。四柱中但见阴柔而不入格,干支又不包阳,则终日柔懦用此者,机心阴毒,无所不至。乃若刚健君子之体也,中正君子之德也。四柱中阳而藏阴,刚柔得制,不犯破克、刑冲。用此者,德行过人,中直盖世,故曰君子之风。
  凡思注:入不入格是关键,不论如何阳刚、柔弱,一旦“入格”,则必有气象流行,所以命局的成败仍然是主导和驾驭。至阴则有柔懦、阴毒、阴暗、心机深、行事寒酸、插小等负面内涵。四柱最宜中和,阴阳相济、刚柔得制。
  过于寒薄,和暖处终难奋发;过于燥烈,水激处反有凶灾。
  四柱纯阴,生于十月空绝五行之根,日干又见衰弱而无强健之气,纵遇和暖之乡,终难发达。四柱纯火,生于夏至之前火性燥烈,岁运中乍遇水激,不惟不能制,而反致害矣。用此者,夭折孤贫,多犯刑宪。
  凡思注:过于寒薄如无根之木,过于燥烈如渴极暴饮。大势己然受限,如根基受损,难成高壮之势。待用和始终无用有本质的区别。“过于燥烈,水激处反有凶灾”此有多层内涵,如阳刃得局,岁运逢子水官星冲克,其凶一在于激起众阳刃凶性,属六神层面的内涵;其二在于午火局被冲,水火相激,总有不安之事,属五行层面的内涵。
  过于执实,事难显豁;过于清冷,思有凄凉。
  执实者,用一而不通也。假如用官无财,用印无煞,多合少成者,遇事终无豁达。若金水过于清寒,不遇和暖之运,如庚辛生于十月,柱中纯水,运又行西北,平生独食孤眠,生涯寂寞,人不堪其忧矣。
  凡思注:过于执实,如官而“只是官”,无财印相辅,印而“只是印”,又逢身旺,无秀气可循、无官星可侍,则难入格。过于清冷如金生水月,纵入格亦难免凄凉或六亲相忌等。
  过于有情,志无远达。
  局中之物,不可过于有情。若过有情,则牵迷不能自脱,外无所见矣。如甲木以己土为妻,情固宜有;苦甲己支下又乘子丑,内外加合,而外无财官、印绶动甲之心,则甲常处于己土之下,其志安能远达哉?
  凡思注:此需以大局为权衡,不能仅以一甲己子丑之合而论,但总而言之格之成者逢合多,亦难免消落之时,格之败者则真正志无远达。
  过于用力,成亦多难。
  凡柱中得自然之物为妙,若用力扶持,终不为美。且如用财,局中不见必求伤官、食神所生,如食、伤失时无气,又求比肩转助,或外冲遥合,皆谓过于用力,其成就必艰难矣。
  凡思注:是否自然之物不宜量化,以人事之理度之即可,如财星弱或以食伤生财时,食神、伤官本身亦弱,则何以济人?外冲遥合之说,与格局之冲合虚邀不可混为一谈,格之冲合为至妙之事,岂流于“过于用力”。
  过于贵人,逢灾自愈;过于恶煞,遇福难享。
  八字中原多贵人,二德扶用财官,不有刑破,虽居颠沛之中,亦无危矣原多恶煞,三刑、六冲,又与财官反背,纵遇财官之地,将何为享福之基?
  凡思注:贵人吉物多现、重叠,不拘富贵层次高低,更易逢凶有救、遇难有解。凶煞、恶物聚会,终有忌处难防,此说无关格局。
  五行绝处,禄马扶身;四柱奇中,比肩分福。
  凡遇绝处,不可便指为凶,盖凶处亦有吉神相扶。假如木绝于申,申有壬水为印,庚戊为财官,皆我所用之物,必能扶身进福。只愁有神克害所用之官则所用绝矣,如此乃凶。言以官为贵,以财为奇,局中得遇财官,乃为吉矣;如见比肩则无惮,争官劫财,则无全美。
  凡思注:绝处自然为凶,绝处逢凶则化凶为吉甚至大吉,物绝更显生气帮扶之物之大用。财官为我所用之物,不喜比肩分夺,若财官生旺,分之无妨如富人济贫,财官羸弱则大不美如穷人分羹。非唯财官,一切吉物皆同论。
  阴阳固有刚柔,干支岂无颠倒?
  阳刚阴柔,天地之道也。颠之、倒之,反覆之谓也。所以启下文之端。
  虽聘妻不识其夫,
  夫妇既入其宫,岂有不识?但情隔而不通,则不见其夫矣如乙木用庚金为夫,中间丙火隔断,庚被火伤,或坐子午败死之地,使其妻终不能见其夫也。
  凡思注:所用之物被伤,则形同若无,如乙见庚为夫,再见丙火为伤官伤官克去正官,则无夫,论格局始终有伤,论女命之夫,若官星生旺,有伤夫之事而终有夫。
  本有子不顾其母。
  子之顾母,理也,情也;身有所羁,则不得终养。如甲用丙为子,却被辛金合之,但恋妻之情,而易母之爱矣。故局中虽有丙火,不可用也。凡命中议论至此,庶几无误。
  凡思注:甲见丙为子,辛合丙,则丙贪合而不侍母,论人伦颇应验,论格局则未必如此。若正气官星为用神,逢丙火贪合则失贵,若食神当令,不以贪合论,因体用不同。又若官杀并现,丙火去杀留官大用,故不必拘于字眼。
  父无子而不独,子有父而反孤。
  木以火为子息,四柱中如无丙丁巳午之位,则无子矣。若地支暗畜有火或天干制化得用,亦不为无子。木以水为父母,若被损克,则不得其所生。如甲乙日,生于亥子之年,月值四季,水被土伤,所生之人失矣,岂不孤哉?
  凡思注:无子星亦不可言无子,寄生、暗藏处有也可论子虚邀暗合得来也可论,搜检内外均无方可言无。在广义上以五行、纳音亦可论道。原命中有父母而被伤克,则形同如无。
  生尚可以再生,死不可以复死。
  局中之物,原有长生先被克损,岁运复遇生旺之地,身力复强,如再生也死者,终也。凡四柱之物,原值死绝之宫,后来岁运再遇此地,不为更凶之论盖死无二也。
  凡思注:发生处可以复论生,死绝地不可复论死,完全属人事之理。
  既死亦非为鬼,逢生又不成人。
  木值春生,得时乃旺,柱中虽遇死绝之宫,若运行生旺之乡,亦不为之死也。木值秋生,失时乃弱,柱中虽遇生旺之宫若运行衰绝之地,终不为之生也。
  凡思注:草被斩而根未除,终得生发。遇邦扶而运未济,难有所图。此言运而非全局。
  子多母病,如佃甫田;母多子病,如临深渊。
  子者,母之所生,多则泄母之气,正谓子能令母虚也。若母再加衰病,则精力不及,决不能以抚其子,其佃甫田之谓欤?母无二尊、其恩乃全,若母氏众多,阴聚妒生,邪谋兴矣。即五星、二母争权,姑息太过,母失所爱子何所倚?如更临病死之宫,申生之变,必起朝夕也。
  凡思注:子多母病,是以母为体,则子泄其气,以子为体则受母生。母多子病,纳音、五行角度可论,从格局六神角度是偏、正印同现、二母争取,若生气印绶一位而多现,则一位二位四位都好。
  不正不冲,不偏不合,不横不刑,不直不破。其为冲也,启六极之歧门其为合也,辟万物之形迹;其为刑也,变而改正其为破也,敌而有伤;是以棘地生金,不若蓝田种玉。
  以上四端,乃战克、击剥之象也。内有刑虚钩远之用,若倒乱中而取用神为贵、为福者,不若用财生官,用印得煞,自然之妙。此子平之所以专论财印食也!
  凡思注:不正不冲,言两者皆正,不偏不合,言一方有偏不横不刑,言主刑方横,不直不破,言主破方直。此四般虽有成亦非“出于自然”,故云棘地生金不若兰田种玉,在象意上把握即可,不必拘泥,亦无关格局。
  吉神相我,功求相吉之神。
  凡人命,衰弱或刑伤、破害不能成用者,必欲吉种扶佐,成我之福。又观相我之神,势力轻重何如,若无根失令,或自受伤,先用求助相吉之神何如?假如甲日夏生,遭火焚化,得壬癸、亥子相我为救,但水先受火土耗克不能为我之福,必欲求金转生水旺,使水有顾我之情、如此之功,不在水而在金矣又如午被子冲,赖未合我而与子穿,则为相我之神;如未受伤不能为用,必求生助,未土之神有力,而未土方得成用。
  凶物伤身,解用伤凶之物。
  人命中若遇凶神克我身宫,必求柱中何物能制伤我之神,则被自解不暇焉能及我哉?如甲术原被金伤,祸所不免,得火克,危自远矣。又如卯被酉冲柱中见午,亦然。
  凡思注:此言命局关键字,利我之吉神若自身有忌处,去其忌处之字为关键处。凶物伤身,则去凶之字为关键处。前者如帮助我的人先要解决自身困难后者如我有困难须得他人救助层面略有不同。
  五行各得其所者,归聚成福。
  凡五行不可虚名失位,但要得令归垣,方能为贵;若归聚一局,妙不可言。
  一局皆失其垣者,流荡无依。
  凡日主用神、俱要着落之处,如四柱中不得通根有靠,又遇空亡、死绝沐浴、刑冲,则终无成立。必然流荡失所矣。
  凡思注:得用、不得用,言简而意深。
  大运折除成岁,小运逆顺由时。

  八字理论气象篇
  《气象篇》是我国古代论述八字命理学的一篇著作。他是由一个叫醉醒子的命学大师所撰写。全篇不是很长,但是字字珠玑,把八字命理哲学解释得很精当。该篇文章也比较深奥,如果没有高手的点评注解,往往不能得其核心精髓。
人的生命是最神奇的,一生之中,有的人起落无常。有的人生来就富贵。有的人生于贫困,但最终富贵。有的人终身努力,却终身不得志。。。凡此种种,古人归结为命运一说。于是便有了八字命理学。

  《气象篇 》全文 醉醒子撰
  今夫立四柱而取五行,定一运而关十载,清浊纯驳,万有不齐,好恶是非理难执一。故古之论命,研究精微,则由体而该用。今之论命,拘泥格局,遂执假而失真。
  是必先观气象规模,乃富贵贫贱之纲领,次论用神出处,尽死生穷达之精微。
  不须八字繁华,只要五行和气,浪指三元六甲,谁知万绪千端。
  学者务要钩玄索隐,发表归根,向实寻虚,从无取有,虽日命之理微,于此思过半矣。
  然大海从于勺水,少阴产于老阳,成乃败之机,变乃化之渐,此文所当深察,乃若一阳解冻,三伏生寒。
  阳刚不中,亢则害也,刚而能柔,吉之道也。
  此象亢阳无制,更不包藏阴物,而运又行东南,则阳刚失中,必主于害。用此者,孤贫凶暴,死于水火之间。
  乃若五阳生于阴月,干支夹合阴柔之物,运道又行阴柔之乡,乃谓吉也。用此者,虽出寒贱,终必荣华。
  柔弱偏枯小人之象,刚健中正,君子之风。
  此象不中之道也。四柱中但见阴柔而不入格,干支又不包阳,则终日柔儒用此者机心阴毒,无所不至。
  乃若刚健君子之体也.中正,君子之德也。四柱中阳而藏阴,刚柔得制,不犯破克刑冲,用此者,德行过人,中直盖世故日君子之风。
  过于寒薄,和暖处终难奋发,过于燥烈,水激处反有凶灾。
  四柱纯阴,生于十月空绝五行之根,日干又见衰弱,而无强健之气,纵遇和暖之乡,终难发达。
  四柱纯火,生于夏至之前,人性燥烈,岁运中乍遇水激,不惟不能制,而反致害矣,用此者,夭折孤贫,多犯刑宪。
  过于执实,事难显豁,过于清冷,思有凄凉。
  执实者,用一而不通也。假加用官无财,用印无煞,多合少成者,遇事终无豁达。若金水过于清寒,不遇和暖之运。如庚辛生于十月,柱中纯水,运又行西北,平生独食孤眠,生涯寂寞,人不堪其忧矣。
  过于有情,志无远达。
  局中之物,不可过于有情,若过有情,则牵迷不能自脱,外无所见矣。如甲木以己土为妻,情固宜有,若甲己支下,又乘子丑内外加合,而外无财官印绶动甲之心,则甲常处于己土之下,其志安能远达哉。
  过于用力,成亦多难。
  凡柱中得自然之物,为妙,若用力扶持,终不为美,且如用财,局中不见必求伤官食神所生。如食伤失时无气,又求比肩转助,或外冲遥合,皆谓过于用力,其成就必艰难矣。
  过于贵人,逢灾自愈,过于恶煞,遇福难享。
  八字中原多贵人二德,扶用财官,不有刑破,虽居颠沛之中,亦无危矣。原多恶煞,三刑六冲,又与财官反背,纵遇财官之地,将何以为享福之基。
  五行绝处,禄马扶身,四柱奇中,比肩分福。
  凡遇绝处,不可便指为凶,盖凶处亦有吉神相扶,假如木绝于申,申有壬水为印,庚戌为财官,为我所用之物,必能扶身进福,只愁有神克害所用之官则所用绝矣。如此乃凶,若以官为贵,以财为奇,局中得遇财官,乃为吉矣。如见比肩无惮争官劫财,则无全美。
  阴阳固有刚柔,干支岂无颠倒。
  阳刚阴柔,天地之道也。颠之倒之,反复之谓也。所以启下文之端。
  虽聘妻不识其夫。
  夫妇既入其宫,岂有不识,但情隔而不通,则不见其夫矣如乙木用庚金为夫,中间丙火隔断,庚被火伤,或坐子午败死之地,使其妻终不能见其夫也。
  本有子不顾其母。
  子之顾母,理也,情也。身有所羁,则不得终养"如甲用丙为子,却被辛金合之,但恋妻之之情而易母之爱矣。故局中虽有丙火不可用也,凡命中议论至此,庶几无误。"
  父无子而不独,子有父而反孤。
  木以火为子息,四柱中如无丙丁巳午之位,则无子矣。若地支暗畜有火,或天干制化得用,亦不为无子,木以水为父母若被损克,则不得其所坐。如甲乙日生于亥子之年,月值四季水被土伤,所生之人失矣,岂不孤哉。
  生尚可以再生,死不可以复死。
  局中之物,原有长生,先被克损,岁运复遇生旺之地,身力复强,如再生也,死者终也,凡四柱之物,原值死绝之宫,后来岁运再遇此地,不为更凶之论,盖死无二也。
  既死亦非为鬼,逢生又不成人。
  木值春生,得时乃旺,柱中虽遇死绝之宫,若运行生旺之乡,亦不为之死地。木值秋生,失时乃弱,柱中虽遇生旺之宫若运行衰绝之地,终不为之生也。
  子多母病,如佃甫田,母多子病,如临深渊。
  子者母之所生,多则泄母之气,正谓子能令母虚也。若母再如衰病,则精力不及,决不能以抚其子,其佃甫田之谓欤。母无二尊,其恩乃全,若母氏众多,阴聚妒生,邪谋兴矣。即五星二母争权姑息太过,母遗所爱,子何所依,如更临病死之宫,身生之变,必起于朝夕也。
  不正不冲,不偏不合,不横不刑,不直不破。
  其为冲也,启六极之歧门。其为合也,辟万物之形迹。其为刑也,变而改正。其为破也,敌而有伤。
  是以棘地生金,不若蓝田种玉。
  以上四端,乃战克击剥之象也,内有刑虚钩远之用,若倒乱中而取用神为贵为福者,不若用财生官,用印得煞,自然之妙此子平之所以专论财印食也。
  吉神相我,功求相吉之神。
  凡人命衰弱,或刑伤破害,不能成用者,必欲吉神扶佐,成我之福,又观相我之神,势力轻重何如。若无根失令,或自受伤,先用求助相吉之神何如。
  假如甲日夏生,遭火焚化,得壬癸亥子相我为救,但水先受火土耗克,不能为我之福,必欲求金,转水旺,使水有顾我之情,如此之功,不在水而在金矣。又如午被子冲,赖未合我而与子穿,则为相我之神,如未受伤,不能为用,必求生助未土之神有力,而未土方得成用。
  凶物伤身,解用伤凶之物。
  人命中,若遇凶神克我身宫,必求柱中何物,能制伤我之神,则彼自解不瑕,焉能及我哉。如甲木原被金伤,祸所不免得火克危自远矣,又如卯被酉冲,柱中见午亦然。
  五行各得其所者,归聚成福。
  凡五行不可虚名失位,但要得令归垣,方能为贵,若归聚一局,妙不可言。
  一局皆失其垣者,流荡无依。
  凡日主用神,但要着落之处,如四柱中不得通根有靠,又遇空亡死绝,沐浴刑冲,则终无成立,必然流荡失所矣。
  大运折除成岁,小运逆顺由时。
  文库冲而文明盛,武库掩而干戈宁。
  戌为文库,盖火为文明,八字中原无财官印绶食神生气,则无文章学问之机,徒得火库,又被关锁,此无文之人也。若暗有伤官,或印绶隐而不明者,亦主聪明,柱中得辰未丑字,冲刑戌库,更入东南运道,发火光明,文章必由此而盛也。高擢翰苑者,予见多矣。
  丑为武库,盖金为干戈,八字中如带秋气,申酉庚辛为煞偏官羊刃,又见同宫,此无惧好战之人也。柱中如得子巳酉神合局,兼行东南木火,制其顽金,则掩其武,而干戈宁矣。壮士于此,弃甲投闲者,予尝见之。
  飞龙离天,随云入渊,潜龙在渊,随云上天。
  龙者辰也,天者亥也,云,壬也,龙得其云即飞,若年见亥,月建辰,岁月干头有壬,则龙在天矣。若日时水旺,与龙会局,龙必随云入渊,盖龙以水为家,故上离于天,下潜于水得斯象者,文章盖世,平生有塞有通,功名虽出于台阁,事业终归于林泉,柱中有已午二字者,贫薄下流之命也。
  若年见亥,时见辰,日月会水,则龙下潜于渊,若干支有刑冲克破,龙不能安,要日时上有壬字,龙必随云而上天矣。此象如年无亥,用巳反冲亦吉,但出寒贱,祖父无依,后必有人借力,奋发功名,主近侍之责,运行己酉败绝之乡,丧家罢职,即壬骑龙背格。
  大林龙出值天河,四库土全居九五。
  大林龙者,即戊辰也。要四柱之中,纳音得天河水,则龙飞在天,更全四库,则四海俱备,所以天下皆沾雨泽,必为九五之大人也。明太祖命,戊辰、壬戌、丁丑、丁未,此亦有因而言。
  长流龙复归大海,五湖水聚掌群黎。
  长流龙者,即壬辰也。龙值长流,地支得亥,名曰龙归大海,又曰龙跃天门,妙在纳音得大海水,四柱俱带水者,则五湖之水,既备且深,龙所益喜,要有庚辛以生之,则出入动摇山岳,非贵象乎。如王阳明,壬辰、辛亥、癸亥、癸亥,此亦因阳明命而立论。
  
六合有功 权尊六部。
  凡四柱中有刑冲克害破象,本为凶论,得神挽合有力者,即反为祥,其福高远,年月成用大贵,日时成用者次之。
  三刑得用 威镇三边。
  刑本不吉,得得用富贵聪明,无用者孤贫凶夭,何以为得用,三刑有气,日主刚强,无用反是。
  子午端门 双拱歧嶷凭外正。
  子午二位,正而不偏,故曰端门。若得夹拱无破损者,更有力量,人必聪明,奋立勋业,正拱者,亥丑拱子,巳未拱午外拱者,申辰拱子,戌寅拱午忌空亡克破为害。
  巳寅生地 十分秀气合乾坤。
  巳寅生有力,能合亥申,亥乃干也。申乃坤也,若无冲杂申亥乃乘贵气才调出台。
  天地包藏神得用,显豁胸襟。
  亥为天,申为地,明有力量。如八字中不见二字,得左右之神,拱起二字兼有贵气,不落空亡,须当显豁,或以申亥包西成,看系天干何物,以有用为贵。
  风雷激烈贵无亏,飞扬姓字。
  巳为风门,卯为雷门,八字中虚拱一位,更有贵人,岁运若逢冲起,必能发达。
  贼地成家,贼乱家亡身必丧。
  此法月支五阴者是也。若岁日中有神争合为妻,月支陷溺其中,欲出而不可得,故日贼地,更得岁日之神,自刑,无暇合我,得时支乘机,与月支为合是谓贼地成家,富贵不浅,大运去贼则安,再见贼乱则凶。
  梁材就斫,木多金缺用难成。
  木本赖金斫以成器,若金被神留合,不能来克其木,却要木与金为邻,就彼雕琢可也。若木盛金弱,则虽就金,亦不能斫而有用,假使用木,与金作合彼此两强,乃为贵论。
  纯阳地户包阴,兵权显赫。
  八字纯阳,本为偏党,殊不知子寅辰午申戌,暗拱丑卯已亥末酉之阴,二象相济交感,则反全天地之正气矣。更要四柱无空亡,及天干有生意者极妙,此象权施边塞,位至公侯,发福非小。
  独虎天门带木,台阁清高。
  凡岁月得寅一位,却要时见天门,虎必朝天啸日,柱中更有卯末合局,木盛生风,风从于虎,岂不伟哉。若使刑冲克破不得印绶财官,则无用矣。
  学堂逢驿马山斗文章。
  身坐长生之位为学堂,更得驿马交驰,一冲一合,又得高大气象,带财煞贵人者最贵,文章潇洒出尘。
  日主坐咸池,江湖花酒。
  咸池又名桃花煞,男女逢之,必然淫乱,多因花酒,流落江湖,若见财官贵德同宫,反得标格清奇,富贵安享,大忌刑合,只喜空亡。
  福满须防有祸,凶多未必无祯。
  大抵用印生身,乃为我之福也。柱中原有官煞,转生印旺不遇财伤食神泄气为贵,运行比印旺地,生扶太过,福满处岂无祸生,是以君子怕处其盛也。
  局中原多官煞,再行官煞岁运,其凶乃甚,历尽艰险,后必有制伏身旺之运,否极泰来之象。
  如甲日原被官煞所困,运神再行申酉,乃凶甚也,顺去有亥子印运,逆行有巳午制运,乃有救之物,岂不为佳。此二句言阴阳消长,祸福倚伏,天道人事,相为流通,宜细味之。
  马头带箭,生于秦而死于楚。马后加鞭,朝乎北而暮乎南。
  此言驿马在日时之下者,必要带合,谓之联缰,聚大财福干事过人。若马前见有刑冲,谓之带箭,断缰之象也。若来冲者属金,受克者属木,其祸尤甚,主人他乡丧亡,凡取用驿马顺则年取其日时,逆则时用其日主,马无堤栏,则纵肆而不可遏,如后再加刑冲,马必疾行,终无安顿之地,主人一生,劳碌,奔竞四方,若刑冲之神,遇有
三合六合,则不为加鞭矣。
  性灵形寝,多因浊里流清,貌俊心蒙,盖是清中涵浊。
  凡取用神,错乱刑冲,未可使言浊而无用,当审其中有暗藏之物,如浊中流出一点孤清,则人虽朴陋,多见性情颖悟,机谋异常,若用神清奇特立,不为混杂刑伤,未可使言清也。但中间有暗藏之物,与所用之物有伤,其病终不可去,故人虽貌美,必然失学无成,昏迷酒色。
  一将当关,群邪自服。
  将者,贵重之神也。关者,紧要之处也。邪者,妒我之物也。假如甲乙日生于金旺年月,皆来克我得丙透出月上,制煞为权,而煞自服矣。又如壬癸遇戊己,支土乱克,身不能敌,紧要处却要庚辛为印化煞,不敢为乱。
  众凶克主,独力难胜。
  此言煞重身轻孤独无助者,盖无当关可救之神,则不能胜所克矣,决主夭疾。
  脱此辈,忌见此辈,化斯神,喜见斯神。
  从化之妙,遽不可穷,务要用心详察。如甲己化土,脱木气而从妻家,若见甲乙寅卯未亥,皆我比肩,则有原旺之藉,岂无恋哉,况比刃又能争合我财使甲己不能相成,反有离间之恨也。又如乙庚化金,喜见金旺,而妻得倚其夫丁壬化木,喜见木旺,两女得倚其母,丙辛化水,喜要水旺,而母得倚其子戊癸化火,喜见火旺,而主得倚其财,大怕空亡见煞,比肩争妒,不成名卿巨公则为孤儿异姓矣。
  驿马无缰,南北东西之客。
  无疆。马无合也。南北东西,无所不至矣,如人命遇此,必主飘零。
  桃花带煞,娼优隶卒之徒。
  桃花日时上见是也,不惟忌刑合有情,尤忌五煞同处,凡遇此者,不受礼义廉耻之教也。
  母子有始终之靠,夫妻得生死相依。
  母子夫妻者,专言体用两端,惟在月日为要,假如戊日坐辰,生于申月,然土以金为子,金养于辰,少倚母而自强,土生于申,老得子而有靠,此象甚奇,大忌岁运破而为患。假如丙日坐子月,用酉金,然火以金为妻,辛金生于子,适夫家以养其身,火至酉亡,赖妻财以活其命,此象贵用财官,大怕刑冲散局。
  双眼无瞳,火土熬干癸水。
  癸水在人属肾,为一身之基,两目之本,目关五行,惟瞳属水,水涸肾虚则瞳无 
  所倚,若在日干生于火土月分,日时坐土塞源,而柱中遇木火耗熬,不成从化者,冬患目疾,若在岁月时中,虽得秋气不行西北大运,遇木火太炎之地,恐有丧明之苦,即水稍得通根,亦有下元之疾。
  大肠有病,丙丁克损庚金。
  庚属大肠,宜临水土,嫌者丙丁寅卯得局无制,庚金虽得挂根,又被刑冲克破,兼入木火大运,水土衰处,便有此疾。
  士行湿地而倾根,伯牛有恨,火值炎天而得局,颜子无忧。
  戊土属脾,四柱中不有生旺通根之位,生遇阴湿之时,又加水浸土处,运行湿地,岁见土克,则脾土受伤,因而有疾,火乃文明之象,生于九夏,三合寅午戌局,火愈发辉,少用木资其劳,不宜见水通根,遇火之焰,人生得此,乐道无忧,火行极处,多遇木生,反主夭贫,至不利也。
  水泛木浮,死无棺椁,火炎土燥,生受孤单。
  木从水泛,不遇运土堤拦,更值死绝之乡,逢冲并煞,定必堕崖落水,横害毒亡,多不为美,土因火燥,万物不生,初运南行,废而无用,后来虽遇财官,不能为用.以致孤贫奔走无家之命也。
  妻多力弱,花粉生涯,马弱比多,形骸飘泊。
  凡用财为妻,最要得时得位,日主更喜刚强,岁月有倚,阴阳各得其所,良配可知,若财多散乱,刑合不齐,日主孤弱不能任用,必因妻获利以养其身也。此又反言财轻比多,为养身之物,用不可无,凡遇财旺身强,平生安乐见财轻比多,不足其用,终必飘泊江湖,逐财劳苦,安享何能。]苦,安享何能。
  凡遇凶神交会,善以少而难成,吉曜并临,恶虽多而亦化道从理悟,神入心生,熟读苦求,巨微征矣。

阅读 (1045) | 评论 (1)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前一篇:气象篇
文章评论:
  请您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称
内容
 分享到微博 
搜房网用户可以先登录再评论

对不起,您的账号尚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评论不能同步到微博!

Copyright © 北京拓世宏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Beijing Tuo Shi Hong Ye Science&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