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确定要将该版块隐藏吗?你可以在“栏目设置”中将其恢复。
温馨提示
添加关注成功!
你可以去个人中心查看你关注的人与关注你的人
 
温馨提示
确定要移除此人吗?移除后,此人将不在你的列表中显示,也不能接收你的动态。
 
温馨提示
是否要取消关注?
 

请输入登录信息  

博主
姓名:陈晨
单位:济南宝阳房地产有限公司
职位:人事经理
访问人数:14629810
博客等级:
搜房网币:
博主公告
    欢迎您光临!请留言
我的文档
日历
最近访客
正文
“莱芜釜”-赏唐卢照邻诗《失群雁》 (2014/4/9 15:43:49) [发送到微博]
“莱芜釜”-赏唐卢照邻诗《失群雁》
 
三秋北地雪皑皑,万里南翔渡海来。欲随石燕沉湘水,
试逐铜乌绕帝台。帝台银阙距金塘,中间鹓鹭已成行。
先过上苑传书信,暂下中州戏稻粱。虞人负缴来相及,
齐客虚弓忽见伤。毛翎频顿飞无力,羽翮摧颓君不识。
唯有庄周解爱鸣,复道郊哥重奇色。惆怅惊思悲未已,
裴回自怜中罔极。传闻有鸟集朝阳,讵胜仙凫迩帝乡。
云间海上应鸣舞,远得鹍弦犹独抚。金龟全写中牟印,
玉鹄当变莱芜釜。愿君弄影凤凰池,时忆笼中摧折羽。
    字升之,范阳人。十岁,从曹宪,王义方授苍雅,调邓王府典签。王有书十二车,照邻总披览,略能记忆。王爱重,比之相如。调新都尉,染风疾。去官,居太白山,以服饵为事。又客东龙门山,疾甚,足挛,一手又废。乃去阳翟具茨山下,买园数十亩,疏颖水周舍。复豫为墓。偃卧其中,后不甚其苦,与亲属诀,自投颖水死,年四十。尝著《五悲文》以自明。有集二十卷,又《幽忧子》三卷,会编诗二卷。
 
    莱芜釜是一个成语典故,摘自人民文学网  【莱芜釜】参见人事部.贫贱“甑生尘”。唐卢照邻《失群雁》:“金龟全写中牟印,玉鹄鹊当变莱芜釜。”   唐诗,发现三首写莱芜的诗,一是卢照邻的《失群雁》,其中写道“金龟全写中牟印,玉鹄当变莱芜釜”;二是杜甫的《赠裴南部,闻袁判官自来欲有按问》,其中写道“尘满莱芜甑,堂横单父琴”;三是高适的《送郭处士往莱芜,兼寄苟山人》,全诗如下:  君为东蒙客,往来东蒙畔。云卧临峄阳,山行穷日观。少年词赋皆可听,秀眉白面风清冷。身上未曾染名利,口中独未知膻腥。今日还山意无极,岂辞世路多相识。归见莱芜九十翁,为论别后长相忆。  前两首诗中的“莱芜釜”、“莱芜甑”,虽然都冠莱芜之名,但均是用典。两个典故出自《后汉书?独行列传》中的《范丹传》。范丹,字史云,是东汉时期的一个廉吏典范。汉桓帝时为“莱芜长”,是莱芜历史上有史可查的第一个最高行政长官。但他受命之时,恰因母亲去世,按照当时守丧三年的礼俗,并没有实际到任。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这个历史人物从此和莱芜结下了不解之缘,以致时人和后人常以“范莱芜”称之。范晔《后汉书》中说他遭党人禁锢,一家人颠沛流离,但却依然穷居自若,人们都用“甑中生尘范史云,釜中生鱼范莱芜”的民谣来赞颂他。  “甑中生尘范史云,釜中生鱼范莱芜”,说范丹做饭用的器皿常常积下灰尘、生出蠹鱼,可见很长时间都派不上用场,生活非常清贫。可贵的是范丹清贫自守,不愧是当时甘于穷困、达观通脱的“清流”。借《后汉书》等史籍的传播,这一形象十分深入人心。隋唐之际,科举兴起,他自然也就成为当时读书人敬慕、歌咏的对象。加之“甑中生尘范史云,釜中生鱼范莱芜”的民谣朗朗上口,于是“莱芜甑”、“莱芜釜”、“范甑尘”、“甑生尘”、“范甑空”等脱胎于此的典故屡见于唐人诗作,成为清贫、清廉、清正的代名词。卢照邻和杜甫的诗正是使用了其中的寓意。卢照邻在诗中劝慰友人,说他一定可以像后来位至三公的东汉中牟县令鲁恭那样,缘鹄饰玉,改变目前像范丹一样的困窘处境;杜甫则用范丹事迹和孔子弟子宓子贱治理单父(今山东单县)时的作为,赞美南部县令裴氏虽清贫有加,但依然清廉自守。据查,唐诗中使用这类典故的诗作达16首之多,上迄初唐诗人卢照邻,下止晚唐诗人罗隐,贯穿整个有唐一代,可见范丹事迹的深远影响。“范莱芜”,这个在历史上熠熠生辉的名字,也让更多的人知道了我可爱的家乡,知道了什么可以“寿比金石”、怎样才能“流芳百代”。  如果说卢、杜之作还是间接写到莱芜的话,那么,高适的这首《送郭处士往莱芜,兼寄苟山人》就更加直接了。就我而言,这是所见唯一一首直接写到莱芜的唐诗,尤为难得。因此,常常吟咏品鉴,不忍释手。查检有关书籍,可知高适天宝三载(公元744年)秋天到达单父,与李白、杜甫相会,然后同游齐鲁。第二年,又至任城(今山东济宁),这首诗就写在这个时候。诗中的郭处士,不知何许人也。从诗中可以看出,他非常喜欢游历,而且也是一个很得高适欣赏的青年才俊,而今,郭处士要往莱芜,诗人特意嘱托:“归见莱芜九十翁,为论别后长相忆”——如果见到莱芜已经九十高龄的苟山人,一定要告诉他,自从分别之后我一直非常想念他!苟山人何许人也,我们也不得而知,但肯定是一个德高望重的高人隐士,高适对他的思念里充满了浓浓的敬意。我们还可以设想,以苟山人九十岁高龄,不大可能在莱芜以外的其他地方和高适相见。也许,天宝三载高适与李白、杜甫同游齐鲁时到过莱芜,并在莱芜见到了苟山人,一年之后仍对他念念不忘。
 
    注:宋以前至南北朝,有关写莱芜的诗15首。
 
罢故章县诗
南北朝.阴铿
秩满三秋暮。
舟虚一水滨。
漫漫遵归道。
凄凄对别津。
晨风下散叶。
歧路起飞尘。
长岑旧知远。
莱芜本自贫。
被里恒容吏。
正朝不系民。
惟当有一犊。
留持赠后人。

送新城戴叔伦明府

唐.李瑞

遥想隋堤路,春天楚国情。白云当海断,青草隔淮生。
雁起斜还直,潮回远复平。莱芜不可到,一醉送君行。

    李端(生卒年不详),字正己。赵州(今河北省赵县)人。大历中进士。任秘书省校书郎,官至杭州司马。李端才思敏捷,工于诗作,又长于奕棋,为“大历十才子”之一,辞官归隐衡山,自号衡岳幽人,作品多应酬之作,个别作品对社会有所反映,喜作律体,京擅长七言诗行,于大历才子中罕见。有《李端诗集》,《唐才子传》卷4有传。

八哀诗.故秘书少监武功苏公源明

唐.杜甫

武功少也孤,徒步客徐兖。读书东岳中,十载考坟典。
时下莱芜郭,忍饥浮云巘。负米晚为身,每食脸必泫。
夜字照爇薪,垢衣生碧藓。庶以勤苦志,报兹劬劳显。
学蔚醇儒姿,文包旧史善。洒落辞幽人,归来潜京辇。
射君东堂策,宗匠集精选。制可题未干,乙科已大阐。
文章日自负,吏禄亦累践。晨趋阊阖内,足蹋宿昔趼。
一麾出守还,黄屋朔风卷。不暇陪八骏,虏庭悲所遣。
平生满尊酒,断此朋知展。忧愤病二秋,有恨石可转。
肃宗复社稷,得无逆顺辨。范晔顾其儿,李斯忆黄犬。
秘书茂松意,溟涨本末浅。青荧芙蓉剑,犀兕岂独剸。
反为后辈亵,予实苦怀缅。煌煌斋房芝,事绝万手搴。
垂之俟来者,正始征劝勉。不要悬黄金,胡为投乳畎。
结交三十载,吾与谁游衍。荥阳复冥莫,罪罟已横罥。
呜呼子逝日,始泰则终蹇。长安米万钱,凋丧尽馀喘。
战伐何当解,归帆阻清沔。尚缠漳水疾,永负蒿里饯。

赠裴南部,闻袁判官自来欲有按问

唐.杜甫

尘满莱芜甑,堂横单父琴。人皆知饮水,公辈不偷金。
梁狱书因上,秦台镜欲临。独醒时所嫉,群小谤能深。
即出黄沙在,何须白发侵。使君传旧德,已见直绳心。


送郭处士往莱芜,兼寄苟山人

唐.高适

君为东蒙客,往来东蒙畔。云卧临峄阳,山行穷日观。
少年词赋皆可听,秀眉白面风清泠。身上未曾染名利,
口中犹未知膻腥。今日还山意无极,岂辞世路多相识。
归见莱芜九十翁,为论别后长相忆。

    高,字达夫,渤海蓚人。举有道科,释褐封丘尉。不得志,去游河右,哥舒翰表为左骁卫兵曹、掌书记。进左拾遗,转监察御史。潼关失守,奔赴行在,擢谏议大夫,节度淮南。李辅国谮之,左授太子少詹事,出为蜀、彭二州刺史。进成都尹、剑南西川节度使。召为刑部侍郎,转散骑常侍,封渤海县侯。永泰二年卒,赠礼部尚书,谥曰忠。
喜功名,尚节义。年过五十,始学为诗,以气质自高。每吟一篇,已为好事者传诵。开、宝以来,诗人之达者,惟而已。集二卷。今编四卷。

田母拒金图

宋.丁易东

噫嘘嘻,人奔奔,
皆为名利之所役,贤反愚兮明反昏。
夜却金兮尚高洁,择一钱兮义同颉。
莱芜甑中尘扑飞,悬鱼老子肝似铁。
四公皦皦何不墨,图中但见齐田稷。
蠹吏亏网勿足夸,特貌慈闱耀贞德。
奉君本欲娱亲喜,阿母怒兮惊且愧。
若使当年一纳间,那得芳名播青史。
主圣亲贤臣涤衷,公金赐妪恩爱隆。
非独舍之罪不诛,昭昭淳化扬仁风。
我披此传重踟蹰,岂独田卿贪若新。
谓语今人知不知,偷安苟富诚何如。
老万翁,志不渝,
费千金,畜此图。
此图传后世,后世重义轻金与。

次韵施进之惠紫芝术
宋.范成大

山精媒长生,仙理信可诘。
梨枣本寓言,杞菊亦凡质。
幽人爱臞儒,药鼎荐珍物。
绝粒谢烟火,耘苗换肌骨。
摩挲莱芜甑,尘生不须拂。

三月二十日游南台

宋.贺铸

晴春六十日,不与酒杯亲。
吏事岂无闲,风雨复兼旬。
始作南城游,时物固已陈。
扫不见桃李,浓绿迷荆榛。
登高暂逍遥,引目清泗滨。
向田有交迳,俯城皆要津。
得意属禽鱼,可爱不可驯。
顾余千里客,眷此十日春。
胡不念尔生,筋骸劳欠伸。
二十起丁籍,一官初为贫。
侜张西复东,甑满莱芜尘。
黄绶彼何物,豕苓安足珍。
山园有芳兰,幽佩手自纫。
长哦白云谣,遐想紫阳真。
去矣南昌尉,庶几乎若人。

次韵签判梁寺丞阻水见寄

宋.苏颂

京府偕趋幕,弥年接坐隅。
驽骀攀骥足,鱼目混骊珠。
风谊敦贪薄,吹嘘变朽枯。
交亲齐鲁卫,政事拟阿蒲。
契合宁容间,情通不鄙无。
邀欢困萍蚁,较味賸莼鲈。
气盛吞云梦,文雄猎具区。
报投均缟紵,应和念篪竽。
巢阁行观凤,为裘伫荐狐。
世家传鹊瑞,职业在鸿都。
耸壑方腾干,乘风好纵舻。
一飞尝得志,平步即夷涂。
见比亲琼树,清如隐玉壶。
终当拾青紫,讵止学盘盂。
少别如旬日,相望似五湖。
荒郊逢辙涸,激水待云肤。
窟穴增蛇鼠,腥臊恶蚋蛄。
尊思孔北海,釜叹范莱芜
始见生蓂魄,俄惊绕树乌。
初犹甘杞菊,久渐厌粱苽。
昼咏依依柳,宵看历历榆。
晨兴常过午,朝膳每通晡。
间逸输吾子,驰驱属鄙夫。
无因随李郭,长日想田苏。
沙涨舟犹胶,河流轨不濡。
行邮才咫尺,命驾只须臾。
坐俟聆金玉,来应笑碔砆。
多惭昏钝枣,难慕湛精醐,
安得生双翼,徒然处橛株。
重吟赠我句,足以豁蒙愚。

次韵赵景明呈许明府

宋.俞良能
卜昼开英集,瑶林映珷玞。
顾惭梅隐吏,缪接范莱芜
官柳春犹浅,江梅韵亦孤。
他年想风味,应有汭川图。

次韵教授兄友惠柑

宋.彭龟年

泮宫老潘贤且仁,分义浓如手足亲。
悬知故人在千里,健步远来缄墨新。
黄柑霜后愈精好,香味宛如包贡珍。
分赏且用涤烦渴,不救莱芜炊甑尘。

送范令巽之赴陕县

宋.强至

陕人西望眼,唯认马蹄东。
柳县追陶令,棠郊谒召公。
问农游手劝,听讼下情通。
千载莱芜后,传家有素风。

从宗伟乞冬笋山药

宋.范成大

竹坞拨沙犀顶锐,药畦粘土玉肌丰。
裹芽束縕能分似,政及莱芜甑釜空。

送龚叔虎

宋.叶适

寺暗莓苔深,岁潦雷雹粗。
问胡旅穷舍,鑽燧煮莱芜
答云自孩童,蚤识灶下梧。
逡巡四十载,翻着火上炉。
今昔岂异能,闻见终殊途。
德衰嗟教薄,笔退怜词枯。
何以充我求,往众归装孤。
子文如绣鞶,子行如冰壶。
世惟春华玩,尔用秋实餔。
去从孔鸾翔,勿受斥鷃呼。

另附:

挽周先生明府四首

年代:【明】作者:【曹学佺】


魂迥难招屈左徒,伤心忍顾藐诸孤。
龙精带雨长鸣剑,鲛泪临风尽落珠。
八口丧归扶广柳,一官甑破见莱芜。
不知寂寞高堂下,尚有青蝇吊客无。


        【注释】:(能始登第后,走千里哭周君之墓于金溪,其诗为《挂剑篇》)
        【出处】:钱谦益《列朝诗集》丁集第十四

 

怀古和陈惟寅韵(三首) 

年代:【元】 作者:【陈秀民】


范蠡已霸越,功成淡若无。
扁舟五湖上,乌喙不敢呼。
冥鸿在寥廓,燕雀下莱芜。

【出处】:钱谦益《列朝诗集》甲集前编第十

 

阅读 (190060) | 评论 (2)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前一篇:七绝﹒清明祭
后一篇:诗歌﹒报春鸟
文章评论:
  请您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称
内容
 分享到微博 
搜房网用户可以先登录再评论

对不起,您的账号尚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评论不能同步到微博!

Copyright © 北京拓世宏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Beijing Tuo Shi Hong Ye Science&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