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确定要将该版块隐藏吗?你可以在“栏目设置”中将其恢复。
温馨提示
添加关注成功!
你可以去个人中心查看你关注的人与关注你的人
 
温馨提示
确定要移除此人吗?移除后,此人将不在你的列表中显示,也不能接收你的动态。
 
温馨提示
是否要取消关注?
 

请输入登录信息  

博主
姓名:吴 松
单位:沧海文化传媒
职位:搜房论坛版主
访问人数:3845743
博客等级:
搜房网币:8580
博主公告
    伍玉龙,名:吴 松,陕西书画艺术研究院常务理事,新世纪网络传媒见习记者,特约撰稿评论员;书画艺术品投资专家顾问;中华诗词协会会员,国家注册拍卖师。
    本博客除少数注明作者外的所有博文均系本人原创,转载它用请务必注明出处并寄相关出版物以示对本人劳动成果之尊重。
    结交收藏圈内同仁及各大媒体记者是在下开博之唯一目的,并立誓为此鞠躬尽瘁,铁砚磨穿。
    邮箱:984383689@qq。com
    QQ :984383689
我的圈子
我的群博客
我的文档
日历
最近访客
关注博客发文动态
音乐
正文
关于诗词市场化的思考 (2019/1/18 19:07:44) [发送到微博]

铜墨何分那个香?颜回饱学忍饥肠。

腹中无料文章少,倘有三餐韵自扬。


诗香纵比五粮香,不继三餐便断肠。

孔圣当年无子贡,不知是否也名扬?


两首诗,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以此拉开了争鸣诗友针对改诗收费这一客观现象的唇枪舌战。现以次发出,见仁见智,抛砖引玉。


 



杨嗲:

掏了30元让士弘毅老师改了首诗,却并不满意。事后与其交流被删,倍感无语。作为名校学士,工薪肯定不低,这种为人评诗改诗收费的行为我虽不持否定态度,但也不敢盲目恭维


单从业务方面讲,士弘毅先生诗词理论严谨,学识广,文字功底深,格律娴熟,这是我对您的客观评价一一但您实际生活(生产)阅历、经历有所局限,也就是社会生活实践并不与您的文化功底成正比,所以在一些措词拟句中缺乏逻辑思维,以致我不能采纳您的修正一一如:"嚣尘已洗烦心事","鱼翻浪里引肥鹅",人归路上引肥鹅",等,我并没有采纳。下附改诗之前后,供大家过目。"


咏老黄牛

杨一之

平生恰似老黄牛,吃草背犁不识愁。

地角车圈三万里,光阴辗转几多秋。

哞哞野曲歌难尽,哧哧藤鞭漾未休。

白玉华堂无意仰,田园陋舍草堋庐。

 

士弘毅 润色如下:

平生真似老黄牛,俯首耕耘不识愁。

铁角划开千里路,霜蹄踏过几春秋。

哞哞野曲歌难尽,哧哧藤鞭甩未休。

白玉华堂无意仰,甘居草舍不回头。



伍玉龙:

杨嗲所言中肯,忠语重心长。不过有一些事情适合私下交流。关于改诗收费的问题。我的意思是保持在一个适合的范围内。不能欺骗,不能弄虚作假,更不能误导。在这个基础上采取自愿,也不为过。当年郑板桥,明码标价卖画。齐白石,徐悲鸿亦均有此先例。要知道在封建社会生意人的社会地位非常之低,我想他们如果是皇亲国戚也不至于如此吧。


关于改诗,恕我实话实说,改过的诗的确通畅了许多。原诗意象较多,显乱,也易生歧义。比如,地角车转圈三万里,与,铁角划开千里路,后者明显连贯具体。再如,田园陋舍草堋庐,与,甘居草舍不回头,全是实景,意向散乱,后者至少表述完整。吃草背犁不识愁,与,俯首耕耘不识愁。后者较有诗味。


士弘毅先生在网络诗词界之影响可以用喜忧参半来形容。粉丝虽众,树敌亦多。凡是影响到他威望的人,他均毫不客气地写了回应诗,并广泛在网络发布,他为我也写了一首,并私下里发给我。我明白他的意图。但君子不强人所难,也不挡人财路,因为吃饭比作诗更重要。


士弘毅在《咏伍玉龙》中抓住我“幸灾乐祸”的笔误,用“作古”一词对我大加讽刺,并在网络广泛发布。我也针对他写了诗,但并没有广泛发布,我写的《咏士弘毅》只保存在朋友圈,今谈到此话题,顺便发出应该不算是有意打击。


咏士弘毅

文/伍玉龙

斗米压弯弘毅腰,操戈同室出阴招。

班门照弄三流斧,猎户全凭一只雕。

作古风波成耍赖,改诗游戏靠胡聊。

技穷莫怪黔驴傻,卖首还将身价标。



杨嗲:

我是想与士学士继续私聊沟通,可今天上午发他微信他竟真的删除了我。一一果是”忠言逆耳"啊!一气之下就发群聊啦。"



伍玉龙:

杨嗲,?可以理解您的心情。您将士先生分析得很透,就写诗方面,优点和缺点都涉及到了。生活阅历是士先生的一个短板。每一个诗人都有自己的长项和短项,所以他不可能每一首诗都能改得最好。



杨嗲:

廖老师好!我很喜欢此群《没事找事》栏目的诗评,习作者详细认真品读能从中学到不少东西,有助提高其写作能力。


在《没事找事》第15期中那首《咏杏花》,是我私下请伍玉龙老师塞入其中去挨批的一一伍老师他知是我的拙作而笔下留情,没作多少批判。倒是您给我遂句作出了扎实的点评斧削一一谢谢您了!我将其二位老师对此诗的评改发回我们本地诗群,行家们都认为很到位,只是结句(末句)还不够出彩一一还有更好的句子可起"画龙点睛"之效吗?



廖万友:

杨嗲?你好!收费写诗,收费改诗,不足为奇!但不能自称“顶级”。要用实际水平让人信服,让人觉得付费有所值。我也曾经一个红包200元发给诗友打赏费,有的收了,有的坚决不收。我也帮人写过诗,改过诗,人家也是自愿打赏过我,我也收过。这叫俩厢情愿。

那个自称高手的人我也曾发过一首让他斧正,他开口说要钱,我说一首都还没“斧过”?应该先试下吧?!后来觉得不见得高在那里。



伍玉龙:

网络上的诗人,受儒家文化影响较深,不明白市场经济的自然规律。比如劳务中介收费,再比如专利权,专利费,还有咨询费等,表面看是没有付出劳动,有点举手之劳的味道,但在市场经济领域,信息就资源,也就是财富。


所以说,关于改诗收费,大家不要有什么想不开。在诗词界,我属于后起之秀,为了结交网络诗词名人,曾经有求士弘毅先生来引荐,士先生的要求也很简单,要我发一个红包给他。我没有同意,但也没有向任何人说起此事,我觉得信息资源也是财富,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也不能怪人家。我早就说过,人品和诗品不能相提并论。


每一个人都要搞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你要是真正为了学习,掏点学费也很正常。网络虚拟,名义更虚拟,如果为了所谓的面子去掏钱改诗就有些不值了。我敢说士弘毅先生在这一点上无人能比,敢开历史先河也是需要勇气的。他不来虚的,开门见山,真金白银。我想他如果为了虚名,绝不至于如此。关于这个话题,以后有时间的话我会专门写篇文章深刻讨论。


我自己每天都会收到很多诗友让我和诗,改诗,时间和精力有限,实在没有办法。以后我也来一个写诗收费,明码标价,吓跑大家。律诗收费1000,绝句收费500。一定要看透网络的虚拟,连点赞都是虚拟的。针对虚拟最好的办法就是索要真金白银。



杨嗲:

伍老师,您也太"贪“啦一一士弘毅老师的标价才绝句50元,律诗80元!"



伍玉龙:

杨嗲,玩笑,别当真。再说了我也没那个本事。



群贤毕至:

伍玉龙?廖万友?杨嗲?,如今诗词也染上了铜臭!?罢罢!不改也罢。



语筝:

老师就是老师,肯定有其可取之处,知识也是财富呀,如果国家用诗词来科考,何愁诗词不会发扬光大。过去拜师不也得交学费吗?如果写一首好诗百二八千的,那对诗词来说绝对是好事。



伍玉龙:

诗的价越高越好,佩服语筝老师的见解。



杨振文:

伍玉龙?你说得对,诗的价值越高越好,唐诗那么发达,何故?



东子:

改动与评论,若是为促进写作水平,到还可以接受。我非常喜欢苏东坡。如果东坡先生附庸世俗,也不会生命如此多舛吧。靠卖字都不会如此落魄。诗者,世之清流也,自屈子,李白,杜甫,苏子。。。无不坚守威武不屈,贫贱不移之理。正是因为坚守,才铁骨铮铮,才担负并传承了华夏的文明。


雨后斜阳:

虽然知识、劳动应该有报酬,但那个知识与劳动也应该“物有所值”是吧?也要得到消费者的认可才行是吧?士弘毅有点“程度”也是事实,其人的“学位、头衔”也很嚇人!按他的那些“硬件”,应该不属于“差钱族”,但动不动就要人付费,给人感觉就是很“差钱”!如果真的差钱,以自己的学问知识加劳动换点经济效益,倒也无可厚非。


鄙人仅是个退休工人,养老金不足三千。当年很差钱的时候,我也萌生过“替人改诗收费”的念头,但此念想一直未付诸行动,当然主要是能力不足。现如今,我偶尔点评个作品,洋洋洒洒几千字,写出来发到一些诗词群里公之于众,相当有反响!其中大半是点赞叫好,极少数人说我“不懂诗,歪评”,这都是很正常的!


我写那么多,该要花费多少时间多少精力?我会向谁收费吗?谁又会给我缴费呢?要收费的念头不是很可笑的么?我每月不足三千的养老金,在一些人看来,那真是穷得可怜!但我觉得现在还过得去,我并不差钱!我写那些,就是好玩!谁爱不爱,我不管。至于收费的念头,就让它见鬼去吧!


在此给想通过改诗收费之学者才子提个善意的建议,指条路:开个网上诗词培训班,明码实价收报名费,每学期十个月,总费用五百(平均每月五十元),不高,一般人都能承受;对学员每月布置作业,每月两首,半个月一首;作业交上来了,点评、修改不再收费。这种方式光明正大,愿打愿挨,皆大欢喜!祝差钱的学者高手们早日把腰包鼓起来!



古月书院:

雨后斜阳,收费专业开班授课是正确的。如改一首收一点小钱或长时间贴上电话,觉得不太雅,有点招商引资的味道。



伍玉龙:

古月书院?,招商引资。诗人说话就是幽默。

关于诗词收费,我们可以认为是市场化,经济化。对于不对,大家公开讨论。



雨后斜阳:

市场化、经济化,没错。我觉得还是那些人太差钱了!

如果不是差钱,就是眼里只有钱。在心理上就是个穷汉。



伍玉龙:

雨后斜阳,从另外一个方面讲,也是掏钱求人改诗的人有钱。只要有市场,就是合适的。养活了老师,成就了学生。其不两全其美。


现在的诗人没有人不去骂郭沫若,那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兵临城下时,城下之盟有何奇怪?刀架在脖子上,保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郭沫若错就错在拍马迎奉,两面三刀方面。



群贤毕至:

伍玉龙?不敢苟同。不能只看需求,正像娼妓与嫖客。我一直觉得写诗,读诗是高雅的。



伍玉龙:

群贤毕至?这个论据有力。是对“需求论”的致命一击。佩服。



廖万友:

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有水平又能诚心实意指点迷津,花钱也值!!!



杨振文:

以诗求利不算什么,古代很有名的诗人以诗求名求仕的不少呀。我倒希望诗能被重视,能值钱更好。



伍玉龙:

从诗词市场化这个角度讲,士弘毅先生开了历史先河。是好是坏,方家见仁见智,公开讨论。咱们就谈这种现象,而不去攻击人。


我曾经结识一位棋友,象棋水平一流,许多高手慕名而来向他挑战,他从来不下闲棋,每棋20元,输得起就来。我也交了许多学费,认赌服输,咱什么也没说。



原上草:

文化的繁荣,必须走向市场化,文化衍生出来的产品,千姿百态,只有通过产品的交换,才产生产品的价值。这种具有了交换价值的产品,是要收费的。如同看戏,看电影,看体育比赛,看展览,看名胜古迹等等。


因此,诗词这种脑力劳动的精神产品,只要拿出来进行推广,就会产生运作费用,收取一定的成本费用是正常现象。至于收费的多少,那就另当别论。


一个盛世的到来,首先是经济繁荣,同时在文化方面资金投入大,使文化空前繁荣起来,因此,我们现在看到的:喜欢诗词的人越来越多了。



伍玉龙:

综上所述,我觉得,知足常乐、安贫乐道虽不是坏事,但也不应把另一阶层比作对立面去创作,甚至大加议论,贬彼褒己,那样,很容易引起对方的不满,甚至激发和产生矛盾。


所以,我还是觉得某诗友的:“题外话答某诗友前面的那句诗,主业经商,副业写诗。经商的财富能够为诗词创作提供更好的物质条件,而且诗词能够陶冶性情,可以预防经商暴富后不可一世的低俗。”和另一诗友的:“铜墨何分那个香?颜回饱学忍饥肠。腹中无料文章少,倘有三餐韵自扬”与其他诗友的:“铜臭味--诗香味,无可比性”等两种言论相比,抛开余的身份,以事论事,本人还是觉得前两位诗友之言较切合当今实际。因当今世上,金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金钱很多事情也是万万不能的!其中包括诗词事业的发展。本人在此再次提醒诸位诗友,特别是未到退休年龄的诗友,不要有过去文人轻商的恶习,自扮清高,说违心话,不屑与商人为伍,好像与金钱有仇,不食人间烟火,只知整天沉迷于诗词歌赋中互相恭维、互相吹捧,都认为自己的作品能传世、能流芳万代,看不起天下商人。


众所周知,中国自废除科举制度,实行新文化运动至今,有几位诗人的诗词作品能传世?能让后人争相传诵?再者,目前那些尚在民间流传的古代作品中,我相信并不都是当时最优秀的,之所以能流传至今,其中与作者本身的贫富、名誉、地位、官职有很大的关系。就拿历代很多著名文人墨客来说,他们之中又有几个是一介寒儒的?大多数不都是有功名在身,或是出生于富贵之家,或是政要显宦吗?若出生于贫穷之家,何来钱读书?即使读了书,又有许多佳作,若无钱推广、刊印,又怎能传世?死后不照样失传了吗?另外,诸位还应该知道,中国历代不知有多少英才豪杰,就是因为贫穷而惨遭埋没的啊!


所以,本人的观点是:为诗虽可增加学识,陶冶情操,提高境界,开阔视野,但也要正视现实,理应在做好自已的事业、解决三餐温饱的基础上才抽空去吟诗作赋!


 

阅读 (2599)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后一篇:伍玉龙评诗
文章评论:
  请您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称
内容
 分享到微博 
搜房网用户可以先登录再评论

对不起,您的账号尚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评论不能同步到微博!

Copyright © 北京拓世宏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Beijing Tuo Shi Hong Ye Science&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