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确定要将该版块隐藏吗?你可以在“栏目设置”中将其恢复。
温馨提示
添加关注成功!
你可以去个人中心查看你关注的人与关注你的人
 
温馨提示
确定要移除此人吗?移除后,此人将不在你的列表中显示,也不能接收你的动态。
 
温馨提示
是否要取消关注?
 

请输入登录信息  

博主
姓名:何兵
单位:原创景观
职位:总经理
访问人数:556801
博客等级:
搜房网币:
博主公告
    现任珠海原创景观设计总经理,中级经济师(房地产专业),业余写作,出版有长篇小说《少年心事梦中人》等文学作品。电话微信:13544943206
我的圈子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关注博客发文动态
正文
河冰:自己的身体是母亲的骨肉,爱自己的身体就是对母亲最大的爱 (2017/6/16 18:58:21) [发送到微博]

这依然是一个夏天的夜晚,这依然是一条长长的河坝,河坝的一面依然是无垠的稻田,河坝的另一面依然是清澈的河流,河流的上面依然每隔一段路就有一座通往村庄的石板桥。曼陀铃依然像走在梦中,依稀还记得自己五岁时迷路的那夜,那天夜里自己感觉行走的方向跟想去的方向一致,可事实恰恰相反,那夜母亲因找到了自己高兴得无法自控而失声痛哭。

曼陀铃背着行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望着那黑压压的村庄,以及村庄后面黑压压的山林,还有村庄里零星的透过门窗的灯火。此刻,曼陀铃似乎看到了母亲,母亲正坐在桌旁,焦急地等待着,不时站到大门外面的路上四处张望。田地里,青蛙正“呱呱”地叫着,似乎在召唤.着亲人的归来。

当曼陀铃快要走进家门口时,他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一定要告诉母亲自己在外面没有受罪,一定不能让母亲伤心,因为自己的身体是母亲的血肉。但当曼陀铃看见家里堂屋的灯还亮着,大门还敞开着时,鼻尖还是控制不住地酸了。曼陀铃在门口打了打精神,大声地喊了声:“妈,我回来了!”堂屋里的脚步声随即响起。曼陀铃母亲跑到门口,大声地说:“儿子,是你回来了吗?”曼陀铃朝母亲走去,说:“妈,我回来了。”母亲帮儿子卸下背上的行囊,低声说:“儿子,回来就好。”然后呜呜呜地失声痛哭起来。

曼老三见儿子走了进来,扔下手中的烟头,起身走到儿子跟前,说了声:“儿子,你可回来了。”然后伸手取下儿子鼻梁上的眼镜,一个巴掌向风一样朝儿子脸上扇去。自打曼陀铃小学三年级后,父母亲就没再施加过“刑罚”,之后一直对他很包容,父亲的这一巴掌,让曼陀铃感觉畅快淋漓,打落了自己心头的那块沉重重的石头,打消了自己无处释放的对父母的愧疚。

曼老三又点燃一支香烟,坐到桌旁,对着儿子说:“儿子,你心真狠啊,你撒手一走,就连一点音信都不肯让我们晓得,你要是死在外面,我们到哪里去找啊!”曼老三的头缓缓地摇了摇,张开手掌抹了一把布满皱纹的眼角,那是在擦拭浓浓的泪滴。多少年来,不论如何风吹雨打,不论如何雷电交加,这个步入中年的男人都不曾流一滴眼泪,都总是对儿子说“儿子,别怕,有爸在”。如今,这位男人似乎浑身都是伤疤,这个男人用刚毅的目光盯着儿子,又用刚毅的语气对着儿子说:“你知道,你妈,这20 多天,是怎么过的吗?你去看看,你去看看你妈的头发,白了多少!你再去看看,去看看你妈的眼睛,整夜整夜地为你哭着,红肿得都快发炎了!就是畜生,就是猪狗,抛弃了父母,也会回头来看看,而你呢,儿子?”

曼陀铃走到一直愣站在堂屋中间、只顾一直呜呜地哭着的母亲跟前,展开双臂抱住母亲,想数清楚母亲头上到底有多少白发,但自己眼睛里浓浓的泪水模糊了一切,嘴里不停地重复着:“妈,儿子不孝,您打我吧。”曼陀铃母亲强忍住了泪水,嘴不停地抽搐着,说:“妈舍不得打,你是妈的骨肉……”。

节选自《少年心事梦中人》P137-138,全国新华书店,当当,京东,亚马逊全网有售


 
河冰,原名何兵,擅长房地产项目规划定位,现任珠海原创园林景观设计有限公司(主营:项目定位-景观设计-动画制作)总经理。业余喜欢文学创作,著有成长小说《少年心事梦中人》,2017年北京日报出版社出版发行。个人电话微信:13544943206
阅读 (6128)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文章评论:
  请您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称
内容
 分享到微博 
搜房网用户可以先登录再评论

对不起,您的账号尚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评论不能同步到微博!

Copyright © 北京拓世宏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Beijing Tuo Shi Hong Ye Science&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