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确定要将该版块隐藏吗?你可以在“栏目设置”中将其恢复。
温馨提示
添加关注成功!
你可以去个人中心查看你关注的人与关注你的人
 
温馨提示
确定要移除此人吗?移除后,此人将不在你的列表中显示,也不能接收你的动态。
 
温馨提示
是否要取消关注?
 

请输入登录信息  

博主
姓名:额尔德尼.汗
单位:东华金座维权理事会
职位:会长
访问人数:1371140
博客等级:
搜房网币:
博主公告
    字,民一公,43岁,东北人,2006年10月8日带领90人创办中国第一家维权公司,将理性维权应于实践者,并依法理性成功解决“京城第一烂尾楼”东华金座楼盘。外号:维权大哥
    13520043005
我的圈子
我的文档
最近访客
最新关注我的人
关注博客发文动态
正文
出售判决书法律该如何面对? (2007/5/19 21:53:56) [发送到微博]


       辽宁省沈阳市一些农民工在拿到法院判决的投资方应付给他们650余万元工资的判决书后,却迟迟拿不到血汗钱。无奈之下,他们决定以550万元的价格出售法院判决书。判决书能否买卖?司法权威是否受到破坏?法院判决执行难能否因此得到缓解?日前,在农民工诉说了自己的无奈后,来自法律界的政府官员、专家、学者针对这一问题也展开了讨论。

  农民工无奈:卖判决书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感觉生活无论如何努力,总是徒劳无功

  2005年10月10日,穿着脏得泛黄的深色西服上衣和被工地上的钢筋戳了个窟窿的裤子,农民工王茂旗和三四个工友来到曾经为之挥汗如雨、现在已经建成的辽宁省沈阳市中华路上的某大厦前,举着一块白底蓝字的牌子,牌子上写到:“急卖判决书,653万元急卖550万元。” 

  “唉,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2005年12月2日,王茂旗和记者谈起一个多月前与工友在某大厦前拍卖已生效的法院判决书的事情时,禁不住长吁短叹。 

  从王茂旗的诉说和一份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上,记者了解到:2002年至2003年间,受雇于沈阳某建筑公司的王茂旗等农民工亲手把某大厦盖到了五层,但开发商——辽宁某房屋开发有限公司一直未给付数百万元的房屋工程款。王茂旗等20多名农民工平均每人被欠了近两万元的工资。 

  沈阳某建筑公司把辽宁某房屋开发有限公司起诉到了法院。2005年4月,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依法判决辽宁某房屋开发有限公司付给沈阳某建筑公司650余万元工程款。但时至今日,七个多月过去了,沈阳某建筑公司仍未收到这笔钱,当然,包括王茂旗在内的20名农民工同样未得到一分钱。 

  在采访王茂旗的前一天,记者采访了沈阳某建筑公司的项目经理罗某,也就是王茂旗他们所谓的“老板”。罗某也满腹牢骚:“你以为我不着急?我比热锅上的蚂蚁还急!20多个人天天上门催债,我现在一点流动资金都没有,连一些基本的建筑设备都抵债了。” 

  “如果判决书拍卖成功,你会给他们工钱吗?”记者直截了当地问道。“当然会,而且一分钱不少!”罗某很响亮地回答。 

  而对于自己能不能拿到两万多元的工钱,王茂旗并没有多大信心。

  基层法官挠头:没有理由反对拍卖判决书,但担心这种行为会产生有损司法权威的负面影响   

  “拍卖判决书,王茂旗不是第一个,可能也不是最后一个。”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人民法院法官童康告诉记者,大多数在公开场合低价兜售判决书的行为并不是单纯的市场交易,而在于通过这种方式,达到向法院施加压力或者宣泄自己情绪的目的。通过司法途径难以实现正义,正是拍卖判决书这种私力救济行为存在的缘由。 

  “这样会产生司法权威跌落的负面影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法官蔡峰对记者说。 

  蔡峰告诉记者:“拍卖判决书的现象反映了在执行难的情况下当事人有所为的态度。应该说,执行难是综合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短期内改变这种现状是不现实的。而法院作出判决的行为是一种典型的公法行为,从当事人领到判决书走出法院大门那一刻起,判决书上所载的权利义务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进入了当事人自决的领域。在司法活动中必须始终坚持的一个原则就是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即法无明文规定不禁止。从这一角度而言,我们没有理由反对拍卖判决书的做法。” 

  蔡峰认为,公权力为私权利留出足够的空间并非是说公权力的不作为。因此,对于拍卖判决书的行为,法院应当在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前提下,结合具体情况审慎对其运用公权力。当然治本之策仍在于要花大力气完善法制,规避风险,促进执行,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专家意见交锋:一方认为卖判决书是转让债权,可行;另一方认为有损司法权威,应禁止   

  对于记者提出的判决书能不能拍卖的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教授邱本反问道:“为什么不能卖?” 

  “在本案中,王茂旗的债权实现受到了阻碍,是因为实现不了才想到通过转让债权的方式来予以实现的。而债权是私权,是可以由当事人自由处分的,因此债权当然是可以自由转让的。”邱本对记者说。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彭冰也认为拍卖判决书是可行的。彭冰分析道:第一,受让人通过收买判决书,可以与债务人进行抵消。判决书要买卖的原因是债务人没有偿债能力,如果受让人对债务人有债权关系,这时通过买卖判决书可以让受让人实现抵消权。这种方式不用通过法院变更申请执行人,只需通过当事人的单方意思表示就可以进行法定的抵消。第二,每个案件都有执行成本,债权人在衡量成本之后,做出了转让判决确认债权的行为是符合债权人的利益的。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陈桂明则坚决反对买卖判决书的行为:“这种行为已经严重地损害了我国的司法权威,是应该禁止的。”陈桂明建议,法律应对买卖判决书有禁止性规定。但可以通过诉讼信托,即在诉讼以前将自己的诉权进行转让,来解决判决书买卖问题。这样既尊重了司法权威,又符合了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原则。   

  最高人民法院表态:既不提倡,也不反对   

  在2005年11月28日,由中国法学会组织的主题为“如何认定买卖判决书的性质”研讨会上,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办审判长张甫旗总结了出卖判决书现象的五大特点:一是均经过人民法院判决,且大都已进入执行程序;二是申请执行的时间较长,至少在半年以上;三是申请执行人抱着为公民,且生活非常困难,被执行人拒不履行判决的行为,给申请执行人的生产、生活带来极大的困难;四是被执行人基本上无履行能力但采取非常隐蔽或者狡猾的手段转移处置了可供执行的财产;五是迄今为止,公开“卖判决书”尚无一例成交。
阅读 (1816) | 评论 (4) | 转载 | 收藏 | 举报/意见
文章评论:
  请您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称
内容
 分享到微博 
搜房网用户可以先登录再评论

对不起,您的账号尚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评论不能同步到微博!

Copyright © 北京拓世宏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Beijing Tuo Shi Hong Ye Science&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 版权所有